父亲的收藏故事

[日期:2017-11-19]   [字体: ]


□ 孙保林

我的父亲孙锡昌,生于1909年,卒于1992年。一生不喝酒、不吸烟、不打牌, 受其姐夫包健安(大豫公司总账、后任副总经理) 影响,爱好收藏古玩字画。旧时,玩古玩字画者,大多是富家子弟,有钱有势,买些古玩字画,九牛一毛,不在话下。而我家在当时,开一小茶食店,收入仅够一家人基本生活,並无多少闲钱能搞收藏。除包健安赠送一部分,其余的全靠父亲节衣缩食、省吃俭用来收藏字画,或与藏友交换而得。收藏活动中,也有部分藏品被文物部门收购。如一明成化淡青粙蒜头瓶,被南京博物院收藏展出;一本清道光木刻板《草字汇》,被上海古籍书店收购; 另有木刻板宣纸精印《李白诗集》、《历代书画名人大典》、《古玩指南》等被文物商店购去。上世纪70年代他还向中国革命博物馆无私捐赠仅剩的解放战争时期的《江海报》、抗日战争时期的传单、孙中山早期革命活动的珍贵照片等, 名字刊登在中国革命博物馆捐赠名录上。父亲长期收藏字画,留下不少趣闻故事。

徐穆如对联风波

徐穆如,近代书画家。16岁即鬻画卖字。父亲藏有一幅徐穆如正楷对联,上书“无力东风花半露,有情春水燕双飞”。字体秀润,笔力稳健。上世纪60年代初,父亲挑选了认为没有政治麻烦的这副对联,挂在店堂左墙供人欣赏。不久,麻烦就找上门来。一天中午,有一镇政府官员经过门前,脚跨在自行车上,伸长头看对联(我们家是他经常“关心”的),看了对联后,大声指责父亲:“孙锡昌,现在是什么时候?”“吃饭的时候。”父亲小心地说。“现在是东风压倒西风的时候的时候!你这上面怎么写无力东风?什么意图?什么动机?快把它烧掉!” 父亲哭笑不得, 赶忙说:“不挂了,不挂了,这是别人写的。”“别人写的也不行!” 直到看见父亲卷起对联,一边嘴里说:“你们这些人就是这个东西。”一边骑着自行车走了。事后,父亲想不开:“民国时期人写的东西,现在也要算政治账?”

齐白石虾蟹图趣

一年中秋节,家中做月饼,要用糖、枣、桃仁、瓜仁、红绿丝等馅料,父亲带着钱去上海釆购。回来后,外祖父发现今年买的月饼料比往年少了许多,问父亲怎么回事?父亲喜洋洋地说:“我买了一幅齐白石的《虾蟹图》。”“钱全部凑给你了,今年月饼还做不做?” 外祖父生气地问。父亲理缺词穷,嗫嚅地说:“我向朋友借钱,再去一趟上海。”

父亲的朋友来看画,大家都说画得好。“齐白石一般画虾不画蟹,画蟹不画虾,虾蟹同幅比较少见,珍品。” 父亲兴奋地说,而把外祖父的批评早丢到无事界里去了。

一方宋坑端砚

父亲藏有一方宋坑端砚,约长30公分,宽22公分。砚质温润细滑,惜无款识。一天,我和好友孙德庚商量在砚背能否刻字,父亲知道后说:“要刻就刻好了,选一个名人的题款。” 我们在父亲收藏的《历代名砚拓印谱》册页中,找到清代内阁大学士、书法家、文学家、金石家翁方纲的一方砚谱,两人用了近一个星期,认真细心摹刻,没有一处破刀,也没有一处滑刀,字底光滑,圆润平整。父亲看后,表扬了我们,並用蜂蜡、木屑、香灰等物调和后用粗布擦在字缝中来回擦,打上包浆,陈放在书案上。
一天,一文物贩子到我家,此人因经常来,与父亲比较熟识。而父亲对这些人只是应付而已,並不想把好藏品卖给他们。那人看见书案上的端砚时,眼睛一亮,把端砚正反看了一遍又一遍,一定要买。父亲告诉他,款识是后刻的。他根本不相信:“你别蒙我,款识刻得这么好,包浆这么润,现在人没法做到,再说到哪里找得到翁方纲的石砚拓本呀。” 那人很“内行”地说,我和德庚兄听了偷着乐。结果端砚被那人死缠硬磨买了去。

苏东坡《雪钓图》

苏东坡,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官至礼部尚书。这样一位家喻户晓,老少皆知的宋代大文豪,父亲竟然有一幅他画的绢本《雪钓图》,可谓稀世之宝,父亲小心收藏着。

这幅画画在生绢上,画面上写“雪钓图”三字,下款题眉山苏轼及印章。整个画面大雪纷飞,一老翁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脚登蒲鞋,手握钓竿,静静地伫立在河边,目视河面。使人感到幽静、清冷之寒意。枯笔写意,画风古朴,笔力苍劲,有大家风度。苏东坡传世画作很少, 非常宝贵, 引起社会关注,不少人要求观看。

某日,县文化馆馆长、国画家康平陪同苏州博物馆馆长、画家陈玉寅到我家看画。寒暄后,父亲将书画、碑帖拿出来让其观看。当看到《雪钓图》时,惊呼:“不得了,想不到民间还有大人物的作品,了不起。” 他拿出放大镜仔仔细细观看起来。约一刻多钟,他总结发言:“画我暂时不能说是真的,但从字体、画风、笔力来看有可能是真的。特别是画绢,最起码也是明代的,即使就是明代人假仿的,也是出自名家之手,现在价值也不菲。” 他请康馆长与我父亲商量,能否借带到南京,请南京搏物院的专家一起鉴定一下。父亲为难了,不借恼人,借去不还怎么办?借去高仿一幅赝品怎么办?最后,被父亲谢绝了。后来,陈玉寅又到掘港来过几次,每次来,都要到我家观看《雪钓图》,良久才离去。

助人穷已吃咸菜

掘港东街有一田姓裱画老人,因年岁大了,耳力、目力不济,手也抖动,无法裱画,加之当时少有人来裱画,失业在家多时,经济拮据。1960年,一天下午,他拄着拐杖,颤巍巍地提着竹篮来到我家。父亲对这些同行都十分友好,泡好茶,请他坐下。只见老人小心地从竹篮里取出一红木搪锡高把提梁壶、一副苏州俞曲园写的对联, 求我父亲买下来, 并说:“放在你这里,我放心。”

红木搪锡壶,外浮雕人物,刻唐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诗句, 工艺水平极高。俞曲园(1821—1907),名樾,号曲园居士,进士,官至翰林院编修、河南学政。其对联写“千树桃花万年药,半潭秋水一房山。” 隶笔楷书(俗称方隶)工整典雅,十分难得。父亲知道这两样是好东西,值得收藏。但手头亦无闲钱收购书画,而且此时买下有乘人之危的嫌疑,故不想买。老人再三恳求,父亲很为难,如果买了,这一个月一家五口的生活费就要大打折扣了。最后,出于同情,还是买了下来,我们也差不多吃了一个多月的咸菜萝卜干儿饭。

付之一炬遭劫难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8月,红卫兵冲上社会“破四旧,立四新。” 我家当在“破旧立新”之首。一批红卫兵来到我家,命令将书画全部烧毁。父亲知道,现在与他们对着干,无疑是鸡蛋碰石头。忙将所有书画全部捧出,母亲一幅一幅的放在灶内烧,一边烧,一边流泪。红卫兵等不及,将余下的全部捧走,收条也不打。为此,父亲伤心,气得几天茶不思饭不吃,这是他一生的心血呀。这次劫掠,损失书画150幅、碑帖拓片300多幅、古钱币数百枚。书画中有宋苏轼《雪钓图》、明倪元璐、清王时敏、王石谷、边寿民、李方膺、刘墉、翁同龢、张謇、陆润庠、郑孝胥、于右任、齐白石等一大批名人书画。古钱币自汉代以来,直至清末,基本各朝不缺,特别是宋钱,宋代历朝全部收齐,清代各局制钱也基本收全,很不容易。

具往矣,失去的永远补不回来。甚幸,如此“闹剧”不再重演。



录入:20044

阅读:108
打印
上一篇:旧时通州的书院
下一篇:我的童年在香港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