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通州的书院

[日期:2017-11-13]   [字体: ]

□ 王士明

书院是私学教育发展的最高形态,渊源于唐末,正式形成于宋代。元代,书院已遍及各路、州、府。明、清两朝书院更多,但多为习举业即科考而设置。书院的主持人往往又是主讲人,大多由著名学者担任,一般称为山长。办学经费往往自筹,其来源既有名人捐款,也有官方所赐学田、房屋等。清光绪三十年(1904),清廷颁布《癸卯学制》,废除科举,私塾和书院逐渐被改造成为新式学堂,书院之名遂废。

书院既是教育教学组织,又是学术研究机构。其私人办学、自由教学、注重个性、风气活泼等特征,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官学的陈腐刻板,使书院成为富有活力的学术和研究中心。大学者胡适认为“书院之废,实在是吾中国一大不幸,一千年来学者的自动研究精神,将不复现于今日了。”这是很有见地的。

据现存史料,南通历史上最早的书院为紫薇书院。据明万历《通州志》卷五《杂志·古迹》载:“紫薇书院在州西北光孝塔右,今遗址四水尚存。”该志所载淮南节制参议王应凤撰写的《通州贡院之记》中提到了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4年),知州乔行简移通州贡院于紫薇旧宅:“是邦病湫溢,遂迁于州治西溪紫薇旧址”,其址有“光孝塔屹立于东南。”其方位、名称与《杂志·古迹》所记相吻合。由此亦可知紫薇书院建于南宋时期,且停办时间不迟于贡院移建。

明代通州的书院有“崇川书院”,其址在城东龙津桥,嘉靖六年(1527)由判官史立模创建,后毁坏、坍塌。嘉靖十六年(1537),当时的通州同知舒缨(进士,曾任刑部主事,后谪丞通州)创立“通州书院”于试院东,开始时为文会学舍,后改为书院,故亦有“文会书院”之称。“群诸生茂异者于中,(舒缨)亲为指授。”舒“建狼山萃景楼,自为赋。”“凿运盐河三十余里,起利和,经余西、余中达吕四诸场。垦余西草田百余顷为膏腴,百姓饗利。”颇有政绩。嘉靖三十二年(1553),该书院毁于入侵通州的倭寇之手。嘉靖二十七年(1548)夏,巡盐御史陈其学、运判冉从孺于石港文山祠西侧建“忠孝书院”,书院中的讲习堂曰“浩然”出自文天祥的《正气歌》。万历三年(1575),两淮盐运使崔孔昕重修书院。清康熙三年(1664),通州盐运分司(驻石港)运判杨鹤年重修书院时,改称为“文正书院”。书院内设“大成至圣先师”孔子及诸贤之位,每岁两次丁祀。至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该书院移建文山上,中为讲堂,堂左为瓣香楼,后为寝又后为讲舍,左右为耳室。道光二十年(1840)运判赵祖玉修葺。咸丰六年(1856)运判沈炳重修。该书院历史较长,历明、清二朝,约310年左右。明万历中,知州林云程建五山书院,地址在狼山小浮屠之西,后移至山下。这样,有明一代,通州至少有四所书院。

清乾隆十年(1745),当时的知州董权文改虚皇道院为紫琅书院,其址在城北盐义仓(天宁寺左侧)后,兴工建坊额堂舍,初具规模,但因后继续经费无从着落,一度停办。至乾隆二十九年(1764),知州沈雯偕郡人马宏琦、保兆炳、秦长治等商议捐金修葺书院。有讲堂、宾馆、学舍,“面临清池,旁列号舍,有亭、有楼、宾馆庖湢皆具”。此时的书院已颇具规模了。该书院为“习举业而设”,初聘浙西名士、原泰兴县令吴坦主持讲席。拨归公余田,分给膏火。有正课生员三十名,童生十五名,附课生童随数。乾隆三十八年(1773),巡道袁鑑、知州荆如棠更定课程。给事中王会翼有书院记并勒石。记载了书院自创建以来的情况:建成三年,即有大批“州之髦士乐得群居铉诵于其中”,“刺史怀来孙公斟定章程,一遵苏郡平江条例可垂久远”。另外,就学生童经甄选“取百二十人为肄业者”,可见其时书院之规模,声誉日隆。

嘉庆十六年(1811)知州唐仲冕、道光十年(1830)知州周焘、二十二年(1842)知州景寿春相继对书院进行修葺,同治十一年(1872)知州梁悦馨重修。教学活动得以正常进行。

紫琅书院前后历经一百余年,几度修复院舍讲堂,数番更定课程,直至清末废除科举制度方停止办学,对通州教育事业作出了贡献。

书院经费的来源除官府拨给外,另有给事中马宏琦捐送汤家沙由一百四十九亩每亩征银三钱三分七厘其征租银五十两二钱,地方人士唐鼎、吴疆、刘坤、王在中、余圣谟等二十余人捐钱计银数千两。

光绪二十八年(1902),张謇,其兄张詧及范当世、张师江、孙宝书等会议,请于江督,创设通州公立高等小学,批准饬知州汪树堂延当世、师江为正副总办,以紫琅书院旧址及天宁寺东北地为校基,拨书院产,乡会费基金各半,益以绅民捐款为开办及常年经费。光绪三十一年(1905)春教室先建成,遂于三月二十日开学。此前紫琅书院已停办。

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失败后,清廷中,髙层官员都感觉到文化重建的迫切性,面对其时已来势凶猛的西方文明也想极力阻挡;同时,清廷高层亦想凭借书院培养急需的经世之才。于是,书院在各地纷纷兴起。同治七年(1868),通州知州梁悦馨在时属余西场的通源镇兴建东渐书院。光绪《通州直隶州志》卷五《学校志·院塾》载有时任两江总督、两江盐政李鸿章和知州梁悦馨等人捐钱数。李鸿章捐钱400千,梁悦馨捐钱800千,余东典商捐钱600千,灶户彭维聪、彭宝荣捐钱1600千,由通州署延请山长课试生童。并拨余西场盐基墩荡田岁租钱148千912文,吕四、余东、余西、金沙四场商每引捐钱340千,为山长修脯、生童膏火之资。书院取名东渐,由李鸿章提议,取自《尚书》: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光绪二十二年(1896),李鸿章委托范当世出任东渐书院山长。另据《南通县图志》载:“东渐书院居本乡东南之通源镇,清同治间知州梁悦馨建。建设之意,以本乡之东,地近海滨,解诗书者十不得一,乃谋之斯院以促进文化焉。自学校兴,即改为初等小学;近复改为南通县第三高等小学,而以初等小学移建于院东之东岳庙云”。第三高等小学(原名余中三益乡高等小学校)建于1914年,由张謇、张詧筹银三千元创办。东渐书院有房屋、建筑在历史的长河中已全部拆除,现尚存石碑两块。原址现为四甲中学所在。

另外,在余西场还有一所精进书院。光绪十七年(1891),贡生出身的唐汝峒(浙江兰溪人)出任余西场大使,颇想为地方有所建树,便从兴办教育入手,借余西镇秀才任焕文的学塾创办了精进书院,并邀任氏为院长,这也是通州唯一一所由场大使创办的书院。该书院旧址仍存,除大门及前一进被拆除外,其余两进基本保存完好,房屋的槅扇门窗甚是精巧。

把东渐书院建在四甲,是为了“谋之斯院以促进文化”,而作为千年古镇的石港、余西之所以建有书院,恐怕不是偶然的,这也许与当地所积淀的文化底蕴分不开。南通的书院文化值得我们作一番探讨与研究。



录入:20044

阅读:164
打印
上一篇:《南通唐家闸街景图》——深厚的唐闸文脉
下一篇:父亲的收藏故事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