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浩:七知园赋石刻

[日期:2017-10-10]   [字体: ]


七知园赋 

孙天浩

风云万种,百般诡异难不散;人杰无数,千方踸踔少善终。若蔚宗疏孤,伏幽微而安生,岂死于非乱?如君彦讷涩,探经史以终极,怎戮诸檄锋?出人不永,薄躯从园湄则能免;拔物无常,片云垂山间能绵濛。大贤归田,乐山水之乐;才人笃案,穷编册之穷。盖山石收森锐之气;亭台养黄老诸公。楮管广比京畿;硕士雄过秦潼。有水流觞,暂且快意兰亭酒;无心度势,不妨随影刘阮踪。蹇颠不伸勿忿世;隐逸自乐且还童。

忽陶令传鱼,桃花入诗奇踪隐;俄醉翁书雁,林壑著文野芳浓。遂垒石以纳千峦气象;爰发地而要瑶池蛟龙。奅木承天山之露;彩禽抚箫韶之桐。紫藤橤地,谦卑无欲;凌霄冲天,谄媚不从。腊梅斗三分寒雪;青松迎百秩悲风。盆盎有幸,怀婉曲于方圆之内;顽石无心,藏坚实在咫尺之中。碑刻皦耀;廊屋端弘。鸿硕罔顾,徐榻不降;丁白或来,牖扄非通。常临川思丘之虚;每缘督见庄之宏。

学秉三庋册;胸藏七知衷。何谓耶?天地混沌;鬼神黯蒙。万物自在;死生攸匆。至人无己,察人类虫。明经自知,洞理私宏。园纳万象,胸藏色空。有此乃大,随性从容。

噫乎哉!大化纵浪何所有?换物移星总是空!阆苑如何?鸾遁鹤瘗晓珠暗;辋川安在?水涸蝉噤墟烟穷。固世无常存,心不为野马息吹所组;盖生有属托,神安被光尘纷扰所动?有苑归,何意隆!且听日月说乌有,罔顾天地叹恒浻。

2017.6.3作于七知园

注释:踸踔:跳跃貌。蔚宗:范晔,字蔚宗,南朝宋史学家、文学家。疏孤:疏于结交,孤高自赏。此句指如果范晔潜心史学和文学就能安稳地生活,不会落得因参与谋反被杀的下场。君彦:祖君彦,由北齐入隋,才动海内。讷涩:言语不畅,说话艰难。檄锋:檄:檄文,指《为李密檄洛州文》。锋:刀锋。此句指祖君彦如果把心思用在探究经史上,就能过到生命的极致,但他却入瓦岗军为李密记室,作檄文讨伐隋炀帝,密败被杀。出人不永:抛头露面的人不会长久。薄躯从园湄则能免:王粲《鶡赋》:令薄躯以免害,从孔鹤于园湄。拔物:挺拔的东西。绵濛:肆意漫延貌。笃案:专注于书案。编册:书籍。黄老:黄指黄帝,老指老子,泛指道家学派。楮管:纸笔。京畿:京城及附近地区。硕士:博学的人。秦:秦代。潼:潼关。有水流觞句:指东晋王羲之等人在兰亭流觞赋诗逍遥自在的事迹。刘阮:刘晨、阮肇的合称。刘义庆《幽明录》载,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药遇仙,后成仙不知所终。蹇颠:困顿不顺。陶令:指陶渊明,出任彭泽县令仅八十多天就弃职归隐田园,有《桃花源诗》述隐逸事。传鱼、书雁:寄来信笺。醉翁:指欧阳修,撰《醉翁亭记》,中有“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句。遂、爰:于是。发:掘。要:同邀。奅:大。箫韶:舜帝时的音乐。《书•益稷》:《箫韶》九成,凤皇来仪。桐:《后汉书•蔡邕列传》载,吴人烧桐煮饭,蔡邕听见有激烈之声,知是良木,请为制琴,因其尾犹焦,时称僬尾琴,后以桐指代琴。橤:下垂。秩:十年为一秩。皦耀:鲜明光灿貌。端弘:广大整齐貌。鸿硕:有学问的人。罔:不。顾:拜访。徐榻:《汉书徐穉传》载,东汉陈蕃作太守时在郡不待客,只为徐稺特设一榻,徐来则张,去则悬。丁白:没有学问的人。或:有时。牖扄:门窗。临川:《论语•子罕篇》: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丘:孔子。缘督:《庄子•养生主》:缘督以为径,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庄:庄子。庋:此处指书架,兼作动词,收藏。混沌:浑浊不清貌。黯蒙:黑暗迷蒙貌。自在:自然存在。攸:文言虚词,无义。至人无己:语出庄子《逍遥游》。类:等同。私:我。色空:《般若菠萝蜜多心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化纵浪:陶渊明《形影神赠答诗》:纵浪大化中, 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 无复独多虑。换物移星:王勃《滕王阁诗》: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阆苑:神仙居住的地方。遁:消失。瘗:埋葬。此句典出李商隐《碧城三首其一》:碧城十二曲阑干,犀辟尘埃玉辟寒。阆苑有书多附鹤,女床无树不栖鸾。星沉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若是晓珠明又定,一生长对水晶盘。辋川:王维的别墅名,此句典出其诗《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野马息吹:庄子《逍遥游》: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相息吹也。组:丝织品,此作动词,缠绕。光尘:老子《道德经》:和其光,同其尘。罔顾:不管。叹:赞美。恒浻:久远。



《七知园赋》局部

《七知园赋》石刻记

孙天浩

家有小园经营多年,大不过方寸,然掘池以鱼,点缀以树,累积以石,建筑以亭,野象自备,聊可自足耳。虽比不得古今总总规模恢弘的园林,唯在曲直俯仰回环往复之余可以读书,可以修心,足矣。

一日,忽然有思。滕王阁因序留名,几毁几建,醉翁亭有记在册,虽没犹存。天下之大,悠悠千年,到底有园无赋记者多矣!即如江海大地也莫不如此,举文园只有《枯藤赋》记其一隅,日陟园则有图而无文,不能不说是遗憾。何不作赋以记小园之胜述肺腑之迹?动机已生,便在春日寂静的夜晚,韵成一赋。虽无新意,但寄寓之情能与陶潜相续,不道文成锦绣,也称紹接有缘了。

盛夏一日,又有新思,赋成文稿,不书不足为艺。乃耗时一天以楷书为之。我在楷书上用功十多年,侵淫唐代诸家,如柳颜欧阳虞褚莫不心摹手追,复又汲取六朝隋碑版营养,参以汉碑隶法,终成现在模样,如此耗费心力,还是难脱唐代规模,奈何也哉!推陈出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楷书一途上,继续探索的空间还很大。

秋日神清气爽,又有思焉。书不刻石不能广久。刻石必要刀功,我一度摩挲篆刻,初通单刀双刀之法,没想到他山之石此时派上了用场。向扬州玉雕厂网购了机械材料,购买石材,将墨迹照相制版,在石材上排版布局并黏贴,经过近三个月的起早熬夜的镌刻,长达470字的《七知园赋》石刻终于在国庆前五日竣工了。大功告成之际,忽又想做成拓片。古人书拓常见乌金拓、蝉翼拓,我计以梅花拓,取其美观。我做拓片是生手,真正拓起来很难把握墨汁含量和敲打的轻重,虽然最终拓片做成了,但与期望相差甚远,因时间紧迫,只有暂且如此了。

国庆首日,取木料做托架,用电镐打毛墙面,增加附着力。在石板反面遍涂大理石固定胶,在边沿处涂防水胶,然后将其黏贴在墙上,用木头斜撑,防止倾覆。最后以条砖勾边加固,并在字上填充油漆。下置盆景。经过诸多程序,方才告竣。

经过这番折腾,我对古人刻碑多了几分理解。那是费时也费财的事情,一块石碑往往要费数年倾千金。我十分感谢现代科技的进步,使得我能够数月就能做成古人需要几年才能做成的事情。我从作文到写字镌刻上墙,都是凭借一己之力,也许只有宋代的米芾能够相较了,甚幸,值得为记述其概。

2007.10.10于七知园



《七知园赋》拓片(梅花拓)



录入:20044

阅读:127
打印
上一篇:张咏:观南通博物苑藏明清扇面书画展
下一篇:我刻“纳斋”印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