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剑锋:且喜身闲——悔琴居札记

[日期:2016-07-23]   [字体: ]


常常有人问我“悔琴居”是什么意思……我总是语塞的。

“悔”自然不是“后悔”的意思,源自多年前看一篇说“悔”的散文,把“悔”说的美妙绝伦,以至升华到一种境界,后来偶有念及,但只在脑海中留下模糊的印象,怎么也想不出那“悔”是怎么诠释的了,越思不及,愈觉其美,久而久之,倒似乎形成了一种 “悔” 的情结,就如维纳斯的残缺美一样。

其实人生又何尝不是一直生活在“悔”中,总是后悔这样那样的事情。不是有这样一句话:人生莫如初相见……但我想真正懂的人,便不会觉得是一种遗憾,或者是一种生命的觉悟,一种前行的智慧,一句话,让“悔”美到极地。

至于“琴”,便是古琴。

好久都不弹琴。因为懒吧!大风兄曾写一句给我:“因知琴趣懒操缦”,给我的“懒”找了一个十分优雅的理由,我很享受。

但古人说的更决绝,“既知琴趣何操缦”。既然明白琴的真趣,又何必一定要 “弹”这种外在形式呢?!的确有说到心里去。我想古人这样说的意思应该更在意你是否有一颗琴心,而不是“弹琴”这个标签。 若从另一层面来理解,人若有其风骨,何用弹琴,无其风骨,弹琴又何用。于是某日刻“缷弦剪甲”印一方,自此作罢。


《临韭花帖》(2010年)

什么时候开始,生活一直在做减法,比如画画,比如弹琴,乃至收藏,直到舍去很多,除了书写,一切都并非刻意的。

喜爱书写,尤喜晋人和宋人的书写,大约源自对那两个时代的钟爱,晋人的清淳风雅,宋人的浪漫情怀,什么魏晋风骨、林下精神,一切无不令人神往,这似乎是骨血里带着的。

而早期的作品(如下图《焦边承盘》2011年)便透着这股清纯,其时并没有什么书写技巧,更多是信手而为,也许正是这种随性,笔下映带出的文人情致(我将我的前世定义为书生!),到现在还时常给自己带来感动。或许正是这无意识中,字里行间挣脱了纸和笔的束缚,像晋人一样表达自然,笔端又映带着丝丝宋人的浪漫,作品透着一股生气。反倒后来技巧日渐丰富,作品带给自己的感到却越来越少。但我想,书写,或许正是倾一生,兜一个大圈去寻找自己,终遇初心的过程。


《焦边承盘》(2011年)

《焦边承盘》:壬辰春,余以心经一通,蒙南通袁大风先生赠文盘一具,盘身柞榛边框镶嵌红木拐子纹,柏木底板,拭之皮色黝然.其一边不知何时何故烧焦,又甚惜之。念古人有焦尾佳话,今余焦边承盘,亦自有风雅之情。
    昔邓石如以”意与古会”一印与毕兰泉家藏瘗鹤铭旧拓互赠,皆为欣欣。今余虽不能自比于顽伯,然向之徘徊摩挲者,今在案几间也,云胡不喜。

有人说,这不是一个好的书写时代,传统社会的道德伦理已经不是当代社会人格的最高和惟一标准,传统人文环境日趋消逝,书写已蜕变成日渐边缘化的无数艺术形式之一。而我倒很自在于这样的书写状态,没有很高的期待,在自己的灵魂与情思还没有被风干成一具矫情的空壳之前,在摆放着历代石刻的悔琴居中静静的抒写时光,去寻一份心灵的安逸,即便只是走在这条路上,又何尝不是一件乐事呢!

2016年7月22晚 剑锋修改于悔琴居


《可风》(2015年)


《世说新语缀录》(2015年)

作者简介:夏剑锋 1970年生,1993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海安曲塘中学附属初中教师。书法作品入选全国第三届魏晋风度新人新作展、全国第三届草书展、中书协培训中心教学成果展获奖。2016年,进入第四届林散之• 江苏书法作品双年展优秀作品、优秀作品提名面试。


新闻链接:林散之•江苏书法作品双年展是最具有权威性、学术性、创新性的江苏书法创作展示平台。我市海安夏剑锋入围竞争第四届林散之• 江苏书法作品双年展优秀作品、优秀提名作品(共25人),将于7月30日赴宁参加面试。衷心祝愿夏剑锋老师在最后的冲刺中取得好成绩!




录入:20044

阅读:420
打印
上一篇:用心做人 用心作画——记吴门画派第二代嫡系传人曹用平
下一篇:冲刀浅浅写闲情——我的篆刻之路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