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与保育钧的两次交谈

[日期:2016-05-31]   [字体: ]

囗 保晓冲

去年2月9日晚的央视“新闻联播”节目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向新聘国务院参事、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颁发聘书并与大家座谈的场景里,出现了一个笔者非常熟悉的人物特写镜头。这个“人物”不是别人,他就是从南通走出去的江海骄子,我国新闻界著名老报人、著名经济学家保育钧。

今年5月31日上午新媒体传来噩耗:原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因病于2016年5月31日凌晨于北京协和医院逝世,享年74岁。闻后,我惊震不已、泪如泉涌,与他曾两次“零距离” 的接触场景,顿时呈现眼前……

从农家走出去的报界名人

四年前的3月6日下午三时许,我陪记者到港闸秦灶新村某幢东头、他大弟家的二楼公寓,应约上门采访头晚从北京乘火车护送年逾九旬母亲,于次日上午七时返通回家的保育钧。虽然一通宵的火车旅途没有很好休息,虽然一回家安顿九旬母亲又会见亲友很疲劳,但仍热情接待、招呼进门坐定。于是,从他那亲切、随和、爽朗的言谈中,很难找到某些令人仰视的“名人”、“高官”之气,所见所闻倒是这位农家子弟依然保持纯朴、正直、热忱的本色,让人充分感受到这位身高体壮、七旬老人身上的真善、真挚、真诚和青春永驻的活力!

保育钧是市三中1961年的高中毕业生,当年因负责编辑班报而对新闻工作产生了朦胧又好奇的兴趣。此后,他省吃攒钱订报、注重认真阅报、感受新闻愉悦,为他高考前最终决定报考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志在做一名忧国为民鼓与乐的好记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然而,就在大学即将毕业的1966年,恰遇“文革”爆发。当年8月10日,他接到校方通知到中央成立的“国务院和北京市联合接待站”报到,参与接待安置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从8月18日到11月26日的70天内,毛主席分8次10批接见了1200万红卫兵。由此,他历经了毛主席八次接见红卫兵的盛大活动,目睹了狂热的个人崇拜浪潮。


保育钧是1966年年底分到人民日报社工作的。30年里,他事业辉煌、仕途顺畅,刚满46岁就升任副总编辑。但令他终身难忘的是在1984年担任编委签发一幅引起国内外轰动的新闻照片。那年10月1日,在建国35周年庆典大会上,北京大学游行队伍走过天安门时,几个大学生突然打出事先写在床单上的标语:“小平,您好!”,几个站在金水桥头上的记者抢拍下这个镜头。当晚,他恰在报社值夜班,负责主编二版。快到签字付印时,一位编辑从图片组拿来这张照片,问他敢不敢放在二版刊出?他经几分钟的考虑,决定录用这张照片。他认为“小平,您好!”这张照片真实、准确地反映了人民群众对邓小平的感情。第一,没有称职务,而是直呼其名显得亲切;第二,不是高呼“万岁”,而是一声“您好”道出了人民与领袖之间的平等关系。果不其然,照片见报后“小平,您好!”从此传开、叫响!

从报界走出去的经济学家

保育钧是于1996年1月调任全国工商联合会副主席的,那年他才54岁。大概是学新闻专业的缘故,他到全国工商联工作后仍“不安份”、自我加压,潜心研究中国的民营经济。不知不觉间,他对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理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与国内一批经济学家交上了朋友,也认识了改革开放后新出现的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通过走南闯北、深入一线的翔实调研,他认定中国经济发展的出路在于市场化、民营化、民主化、法治化,并为之奔走呼吁。

三年前的7月11日上午八时许,我有幸在南通与保育钧又一次“零距离”地亲密交谈。他这次回通,一是应邀参加本家亲戚儿子的婚礼,二是休假陪陪年逾九旬的老母亲。然而,两天未到就接到李克强总理办公室的电话,要他速回北京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在送他驱车前往上海虹口机场的途中,我好奇地问他此返北京因何事?他说,可能是讨论他曾提出“要进一步公平税负,扶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建议”。 此后的7月24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今年8月1日起,对月营业额不超过2万元的小微企业,暂免征收增值税和营业税,使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享受与个体工商户同样的税收政策。

在那天前往虹桥机场的路上,他还通过调研讲述了“听来吓人、令我汗颜”的话题:如何看民营企业的税收负担?现在的税收体制会产生什么影响?国家税收如何才能用之于民?如何看国企良好的经营状况?国企高收入对民营企业和百姓有什么影响?并极力倡导国有企业民营化,反对对民营企业的干预。观点鲜明地提出:现在财政收入高并且不透明、要为民营企业和农民松绑、要从根本上杜绝“吴英集资诈骗案”的发生就要进行金融改革…… 然而,他这些敢为民营企业“鼓与呼”的大胆直率,却被国家相关部门论证渐进采纳,这是因为他的大胆“建言”有根有据、利国利民促发展啊!

古今中外许多名人,晚年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壮心不已、孜孜以求,继续为社会作贡献。明代杰出思想家李贽,73岁时写成名著《藏书》;俄国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82岁时写成小说《我不沉默》;英国剧作家肖伯纳,93岁时写成剧本《牵强附会的寓言》……我以为:年逾七旬的报界名人、经济学家、江海骄子保育钧,就是这样一位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忧国为民、壮心不已、孜孜以求,继续为社会作贡献的人!



录入:20044

阅读:205
打印
上一篇:杨花飞尽又绿春——有缘杨绛
下一篇:童年的冰棍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