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爆米花儿香

[日期:2016-02-11]   [字体: ]


口 刘晓军

今天老刘要讲一次偶遇。

就在去年,大概也是在过年前后吧。有一回我去南通办事。在一个街头,遇到了这位来自徐州的老人,正在炒爆米花儿。是那种最古老的爆米花儿机——不知道这是不是咱中国的独创,老师傅像个炮手似的摇着爆米花儿机。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嘭”的一声。

于是,所有的快乐都来了。

可是我们习以为常的记忆,老外可不这么看。我记得曾经看到一电视节目,说是外国人对咱们这种爆米花儿技术很不解。他们也仿制了一个机器,然后主持人穿上防爆服,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心翼翼地在那里加工。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对即将发生的爆炸很恐惧,既不知啥时炸,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威力……

好吧,我看到这里时,简直要笑喷了。

于是我转念一想,在中国,做个吃货该多幸福啊。

说实话,我到今天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也恰恰是这种神秘感,更是吸引了当年每个孩子的眼球。

看看那老师傅的工具吧:一架几十斤重的机器,一只烧柴火用的铁皮火炉子,一架用手推拉的木风箱。就这么拉啊拉,摇啊摇。“吱吱”声中,手摇风箱吹出呼呼炉火,听着金黄色的玉米在锅里不停翻转的声音。

这是曾经过年时最动人的风景之一吧。

记忆中的这个场景,应该是有很多人围着的。大人、小孩儿,只要听说来了炒爆米花儿的,都凑过来看热闹。大家很激动地看着,好像看一个大明星在表演似的。

当然,更多的是期待,期待那“嘭”的一声巨响,期待那浓郁而又熟悉的香味飘满整个村头。

而这种期待又是有些紧张的。因为大家都不知道那一声炸雷会在什么时候响起,生怕被吓一跳,可又特别希望被吓一跳。

这种心情像什么?就像你对恐怖片又爱又怕的心理,明明捂着脸,可还要从手指缝里去偷看。

当然,炒爆米花儿的老师傅总是善解人意的。我印象中的他们,都不会故弄玄虚。快到关键时刻,他会提醒我们一声。然后踩住那个机器,好像便有个盖子被一股气流猛的撑开似的,一声巨响过后,一股浓烟立马把他包围。


尽管有所提醒,大家自然还是要被吓一跳的,如果不这样,也就少了一半的乐趣了。吃当然很重要,大家等的,就是这么个被吓一跳的感觉吧。而接下来空气中洋溢的,既有那美妙的香味,更多的,则是大家的欢笑声。

现在呢,小孩子们吃的零食实在太多。这种传统手艺也越来越少,那曾经吓我们一跳的轰然巨响,那浓郁的爆米花儿香,都渐行渐远,慢慢留在童年最珍贵的记忆中了。

所以当我见着这位来自徐州的爆米花儿老伯时,就别提有多亲切了。

照片自然要拍的。我一边看他忙碌着,一边给他拍照片。他见了也特别开心,笑得也很动人,还想着摆pose。拍完之后,又问我能不能洗出来?

于是我到附近找了家照相馆,洗了两张并且封好了塑送给他。他激动得合不拢嘴,脸都涨红了,简直要说不出话来。我看到他拿着照片的手都在抖个不停……

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后来我也不止一次从那里经过,每次都会转过头去看看那个街角,但再也没有见到这位老人的身影。

我在暗暗惆怅的同时,却也满是欣慰。

我知道,他一定穿行于咱们的城市乡村,把那种最快乐的回忆和最纯正的香味又送到了每一个街角和村头。 



录入:20044

阅读:247
打印
上一篇:南通老地名灯谜
下一篇:南通清代诗书画家保其寿:历史上发明“立体幻方(魔方)”的第一人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