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晓云

[日期:2011-08-03]   [字体: ]
 
 
孙晓云,女,1955年8月生于南京。江苏省美术馆馆长,江苏省文学艺术联合会副主席,江苏省妇女联合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行书委员会副主任,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南京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南京市文学艺术联合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博士生、硕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受家学渊源影响,三岁伊始习书画,每日不缀。曾经于农村插队五年、部队服役八年。其间在江苏省国画院进修学习两年。她长期坚持自学,广涉古代碑帖,精工细研,善于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七十年代末,开始着力于帖学的研究,以二王书风为根基,兼攻诸家,尤其在笔法技巧上苦心钻研,融会贯通,颓笔成冢,颇有所悟。与此同时,将古代书法形式与现代审美观念巧妙地结合,走出一条新古典主义之路,在全国产生较大的反响。身为女书法家,孙晓云始终将“女红”作为书法艺术的境界,不懈追求,逐渐形成潇洒自然、恬静淡雅、秀敏灵动的艺术风格。

    作品曾经获全国第二届中青年书法展一等奖、全国第三届中青年书法展优秀作品奖、全国第四届书法展三等奖、全国第五届书法展全国奖、全国第六届书法展全国奖、全国第七届书法展全国奖、全国首届行草书大展作品奖,多次入选国家级书法展,三次参加中国妇女书法家代表团访问日本、新加坡,被新加坡书法家协会授予“书法一家”称号。出版个人专集、书法教材及字帖六种,作品多次在日本、韩国、新加坡、美国、法国、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展览,并被收藏。
 
 
 
写字,像一个遗传密码,储存在孙晓云的身体里。每日的书写,让孙晓云体悟书法的真谛,也更明确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不仅仅做一个书法家,更要做一个文化技能的传承者。特殊的家族传承,与生俱来的书写经验,对书法穷究其源的探讨,让孙晓云足以堪当此任。 

    昔日圣贤一脉 

    孙晓云的外公叫朱复戡,是著名的古文字学家、书画金石名家。朱复戡为了甲骨文的解释曾经跟郭沫若争论过,能辨识甲骨文、篆、大草,以及大草跟小草的差别。他刊印非田黄鸡血不刻,家里有个秤,按刻石重量谈润金。外公的祖上是鄞县,明末清初逃难到浙江,朱家曾藏有一副对联:“昔日圣贤一脉,前朝天子同宗。”说的是,朱家是朱熹的后裔,与明朝皇族同宗同祖。

    朱复戡的父亲叫朱君随,清朝时做过四川的盐官。朱复戡的爷爷朱孝弘是南洋巨商,所以朱君随十九岁就到上海,创立了南洋广告公司、通用电器公司,做过上海《时事新报》的主编,民国北伐时,参与戴季陶、陈布雷办的《民权》、《民生》报。

    朱复戡少年便一手好字,吴昌硕称朱复戡为“畏友”,那时候吴昌硕大约七十岁左右。朱复戡从九岁跟着吴昌硕,直到十年后吴昌硕去世。二十岁时朱复戡就出版篆刻集,由吴昌硕题签,罗振玉作序在日本发行,有很多日本人请他写过很多船名。他就拿着长棍子绑了棉麻写字,写很大的字。有吴昌硕这样有名望的人热捧,让朱复戡很早就出道了。当年,朱复戡和张大千、公愚等都是老朋友,和袁克文也是至交。

    晚年的朱复戡,出版了《朱复戡修补草诀歌》、《草书千字文》、《朱复戡篆印墨迹》、《朱复戡墨迹余存》等书籍。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周恩来说过:现在能辩识古文字的还有两三个活着的,其中一个在山东,指的就是朱复戡。1988年国务院在上海成立了 “朱复戡艺术研究室”,一年后,朱复戡去世了。朱镕基当时在上海,指示说朱复戡这个人要抢救,他是国宝级的,一定要尽全力抢救。亚明也曾说:“我最佩服的人是朱复戡。”

    “书法有法”笔耕不辍 

    写字是家族成员的必修课。孙晓云说:“我看过我舅舅、我妈年轻时候写的字,真是漂亮,现在写出来的字尽管颤抖、苍老,还是好看,只不过他们不以这个为生,而是生活的必修课,写字是每个孩子该做的事。”我父亲后来跟我开玩笑说:“当年看了你妈妈的字才看上了她的。”

    扎实的童子功训练,不仅让孙晓云写得一手好字,更在每日不辍的书写中,有了自己的思考。

    多年后,孙晓云在自己的写字实践中,更加认识到方法的重要性,所以,她动笔写下了《书法有法》。孙晓云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写《书法有法》,2001年正式出版,十年来,该书一直畅销不断,先后再版七次,每次再版都在短时间内销售一空,创造了书法理论书籍销售量的最高纪录,创造了十年来出版界的奇迹。

    《书法有法》不是教科书,而是“寻”古来书法之“本”的书。孙晓云把自己家族对于书法的理解,以一种现代人的方式诠释出来。通过自己的学书经历和独特的研究方向,以书法的笔法为轴心,释解书法史的演变,目的是为了继承和弘扬中国古老而精深的书法艺术,对当今书坛创作的审美取向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

    孙晓云对待生活,对待艺术,前提是以人为本。这让孙晓云能以最简洁明了的方式,发现最深刻的道理,这也是她的《书法有法》广受欢迎的原因,她以最朴素的语言,解读了自古以来云山雾罩的书法秘诀,寻得了古来书法之根本。

    孙晓云在书法理论和实践上,首先要做的,就是“请循其本”,最大可能地回归古人。否则,就是机械地临写,只得皮毛,不得精神。

    刚柔相济的文人气息   

    孙晓云的楷书,严谨细腻而不失灵动飘逸,娴静典雅之中透着书卷与知性的文人气息,令人爱不释手,也是众藏家追逐寻觅的精品。而孙晓云却从来不因为自己的楷书好而得意,除了个展,一般的展览上,很少能见到孙晓云的楷书作品。

    但是更为难得的是,她将女性的灵动、精细融合在男性的刚毅、粗犷之中,形成了孙晓云刚柔相济、气度不凡的书风,令人耳目一新。孙晓云凭着这股劲儿,没有女孩子的娇气,不服输,做事大气,不拘小节,也愿意下狠劲,下乡那几年就这样,后来做管理很多年,担任南京书画院副院长,担任江苏省美术馆馆长,还是全国书法界唯一的党代会代表,身在领导岗位,以及参与社会事务,无疑进一步开阔了孙晓云的眼界和心胸,锻炼和强化了她的男性思维,让她的行事、思考,都超越了女性的局限。

    从小学书,孙晓云行草楷隶样样精通,经过多年的实践和研究,在深入探讨古人用笔原理和笔法的基础上,她的小楷、大楷、行书、草书、隶书等都达到相当高的水准,受到广大书法爱好者的喜爱和专家的推崇,80年代以来,孙晓云的作品参加了全国所有书法类大展,先后获得七次全国性书法大奖,成为获奖专业户。行草是孙晓云书法的最高成就。以行草纪事,是孙晓云几十年不变的习惯。这些信札日记类书法作品,用笔圆润率性,笔锋圆浑遒劲,行笔自然洒脱,气势连贯。字里行间,有文人的心情、性情和情趣,更可以读到孙晓云对家人、对朋友的关怀,以及读书、学书、研书的心得体会。

    以女红的心态书写  

    二十多年前,孙晓云就撰文提出了“女红”概念,第一次把写字归到“女红”一类,她认为,每天都要写写字,这个感觉,就像打毛线、烧菜一样家常,成为自己最心安理得的事情。

    2005年由荣宝斋出版的《孙晓云书法绘画》画册,封面上有孙晓云手书的一段文字:旧时女子未出嫁前,须学缝纫编织烹饪绣花等诸多手艺,书香门第之女子须通琴棋书画,凡属擅长此类者皆谓之女红。久浸于此,心平气和通灵静逸受益无穷。女红为女子远离名利场之一方净土,亦为吾终身所寄之情愫。

    孙晓云提出女红的概念,取的是女红的心态,女红的精神,而不是女红的技艺。女红这个概念的提出是有针对性的,20世纪,女性获得了跟男性一样的社会地位,女干部、女企业家、女作家、女画家等等,各行各业都有优秀的女子,女性和男性一样拥有选举权,行使公民的义务权利,男女同工同酬,接受同等教育,真正实现了男女平等,尤其在中国,妇女解放已经非常彻底了。可是,女性如何在现代社会中,保持自身的本质,却成了摆在现代女性面前的新问题。

    提出女红的概念,是孙晓云为现代职业女性开出的一剂良药,她试图通过适度地提倡女红心态,让女性回归自然本性,在竞争激烈的社会环境中,保持女性最自在最舒适的感觉。女红,并不是要求现代女性一定要去学绣花,学编织,会烧饭,女红只是一种姿态——以最适合女性生理心理特点的生活方式,在家庭、社会中保持最舒适的姿态。

    这是孙晓云对女性的理想,也是她努力追求的人生境界。

    文化技能的传承者  

    每日的书写,让孙晓云心平气和,在轮回的四季里体会岁月静好。而这个日课一般的书写习惯,成就了孙晓云:书法,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日复一日地习作,将潜藏在血液中的书写禀赋充分挖掘。孙晓云说:“我感觉,书法就长在我的身体里,就长在我的手上。”

    这个“长在手上长在身上”的书法,让孙晓云为自己多年来坚持不懈地每日书写,找到了最终想要实现的目标和理想:一生习书,回归古人已经不是目的,更要将书法作为一种艺术,作为一种正在失传的技能,传给更多的人。“我反复地讲,文字是‘读、写、识’三位一体的,但是现在却完全分裂了,读,交给了表演专业;写,交给美术专业;识,交给中文专业。这就导致,研究文字的人,字却写得一塌糊涂,而字写得好,却对文字的含义不甚了解,这种对文字的肢解,很可怕。”

    作为一个对书法有着深入研究和深切情感的书法家,她意识到自己的书写不仅仅是书写本身,而具有了文化传承的意义和价值。多年来的书法实践让孙晓云深深体会到:文化不能遗传和移植,也不能复制和再生。书法就是一种不可遗传的文化,就像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需要由“人”来传承。因此孙晓云呼吁:“写字,必须从小培养,必须不断坚持,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孜孜不倦、点滴积累,耳濡目染、薪火相传,否则,我们就会在不知不觉中丢失了中国这个最基础的文化。”这几年,孙晓云在全国各地举办多次讲座,不断地反复地表述自己对于中国书法的认知,以此唤醒当代书法家的文化责任与历史使命。


录入:20044

阅读:1000
打印
上一篇:林散之
下一篇:沙孟海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