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满目的周氏家藏

[日期:2015-06-29]   [字体: ]

□ 白潇潇

淮军名将周鼎在沪死后,分家,周鼎的旧藏部分给了安徽家人,其余归如皋周家三兄弟所有。三卷堂里面的三幅字画是如皋周家十分看重的。如皋周家再分家时,唐伯虎画作归大伯周梦吾所有,文革时期随大量字画一起被查封。唐褚遂良书法手卷分给了周省吾,后被周省吾带去北京。怀素书法手卷属于周誉的父亲周觉吾。民国时期,上海中华书局曾派人来如洽谈,愿意出高价,影印此卷。周家人担心手卷流失,拒绝了中华书局。后来怀素手卷流入了水绘园内的博物馆。

为确认“怀素手卷”的下落,笔者采访了曾长期在水绘园内工作的徐琛。徐先生的确见过那幅“怀素手卷”。他还告知,他听袁采之等老人说过,1961年如皋成立文管会,这幅“怀素手卷”就有了。最初水迹严重,粘在一起,就像个饼,最后慢慢修表后,才可以看清楚了。怀素真迹,世间无几。同年博物馆的人就将此卷带去上海博物馆鉴定,由著名书画鉴定师谢稚柳先生过眼,定为明仿怀素手法作品。

原党史办老主任李实秋告知,他也曾数次亲眼见过那副怀素手卷,并与同事负责请人修表那副作品。“文革”之前,省里有一位文博专家曾来如皋考察定慧寺建筑的文物价值。李主任曾请那位专家过目那副怀素手卷,专家定为真迹。时隔多年,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李主任去南京开会,偶遇那位专家。他对李主任说:“现在已经确认了,毛主席的书法源自怀素。你们如皋那副怀素手卷还在吗?那可是国宝啊,要好好保护啊。”

周家还藏有大量的书画作品,有元赵子昂、明董其昌(中堂画和书法条幅)、八大山人(《花鸟图》)、刘墉(小中堂)、罗两峰(彩绘《释迦佛像》和书法条幅)、金农(《自画像》《寿星图》)、 郑板桥(《兰花图》《竹子》)、边寿民 (多幅《大雁图》 )、何绍基(四条屏)、蒋南沙(《花鸟绢本》)、倪文英(《花鸟图》)、郎世宁(《射鹿图》)、倪文蔚(《山水图》)、闵贞(人物像)、恽寿平、邓石如、翁同龢、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彭玉鳞(数幅《梅花图》,周鼎题字)、刘铭传、曾国筌、盛宣怀、季念怡、沈葆桢、彭述、陆任祥、段祺瑞、郑孝胥等名人的字画。

周誉追忆的一段往事,足见证明其家藏甚富,除去湘、淮两军名人的真迹字画外,还藏有不少瓷器精品。解放初期,周家生活变得拮据。1954年腊月二十六日,周誉携带曾国藩、左宗棠、翁同龢、李鸿章和彭玉鳞等人的墨宝来到上海家中。一日,他和范谦(范止安的弟弟)来到江西路的文物市场。他们进入了一家古董店,店主姓沙。周誉将带去的字画给沙看。沙店主打开一半,就将字画又卷了起来,只是沉默不语,不提字画是真是假。接着他买来了红牡丹香烟,又泡好茶招待周誉和范谦。沙老板才问道:“何时下船(苏北人来上海都是坐船,“下船”就是何时到上海的)的?三哥可好?父亲身体如何?”周誉一一作答,并说:“三哥进去(坐牢)了,父亲身体不错。”为了进一步确定周誉的身份,沙老板又问道:“你家中曾有几只精美小碗是什么颜色?”“家中确有四个乾隆御用碗:一个滴绿、 一个茄皮紫、 一个鸡血红,还有一个有九条龙,送去普陀山了。”周誉答道。原来这位沙老板也是如皋人,曾经为周家卖出去不少古董。周誉知道家中几只最美的小碗被人买走了,不想今天才遇到。沙老板说:“这些湘、淮两军名将的书画只有你这样的人家才应该有,都是真的,可惜现在洋商太少,而且只有同治光绪的瓷器才可卖,这些字画先送回如皋好好保存”,又补充道:“周家中最上等的一件瓷器不是那几个小碗,而是一个原本用来喂狗的小碗,那是个宋瓷。”民国时期,沙老板买去后赚了大钱,后来数次送钱给周家。

周家的藏书也非常丰富,有两大红箱子明版书、另有南通冯氏赠送的《金石索》《江阴县志》、沈卓吾赠送周家三兄弟的三本《总理奉安实录》等等,分别置于三卷堂、堂屋和书房等处。



录入:20044

阅读:167
打印
上一篇:休宁戴氏与如皋水绘园
下一篇:寺街31号李方膺故居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