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儿时茶泡饭

[日期:2015-06-11]   [字体: ]


□ 丁维香

炎炎夏日,天长人倦,食不甘味。这时就会想起儿时的茶泡饭。

茶泡饭一般是当晚茶吃的。夏秋两季白天比较长,晚饭吃得晚,而农人们在田地里不停地劳作,体力消耗大,家里人就在傍晚时分,提着竹篮、瓦罐送一些吃的东西到田埂上,名曰送晚茶。久而久之,就有了吃晚茶的习俗。小林一茶写的俳句里就有:“谁家莲花吹散,黄昏茶泡饭。”

童年的时候,一日三餐没什么油水,又正在长身体,饿得特别快。下午放学回家,又饥又渴。母亲盛上一碗米饭,用开水一泡,我迫不及待三扒两咽的,一碗茶泡饭就下了肚。不知为什么,我吃茶泡饭总十有八九会噎着,硬实的饭粒堵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憋得喘不过气来。母亲给我抹胸拍背,我在地上使劲地蹦跳,好一番折腾,总算化险为夷。心想下次一定要慢点吃,可等到茶泡饭再次端到我面前,又抵挡不住诱惑,狼吞虎咽起来。那个年代,生活条件差,能有茶泡饭当晚茶算得上奢侈。常常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母亲宁可自己少盛两勺饭,也要留半碗给我当晚茶。

正宗的茶泡饭,是用热茶水来泡饭,再加上一些配料,茶一般是用绿茶。然而,我儿时吃的茶泡饭没有这么讲究。大多时候,是直接用白开水来泡饭,偶尔用“神仙汤”泡。所谓神仙汤其实最是简便和廉价。倒一点酱油,再舀一小勺猪油,然后冲大半碗开水,用汤勺拌均匀。若是再撒上一点葱花,味道就更鲜美。把米饭盛进装神仙汤的碗里,褐色的酱汤、白色的米饭和碧绿的葱花,猪油在汤面上荡漾,色香味俱全。风卷残云般连汤带饭一扫而空,吃得大汗淋漓。现在想来,这些都是童年吃食里最美味打趣的回忆,写起来,也能感受到那种咀嚼过的年华味道。

用来佐茶泡饭的小菜,一般是中饭吃剩下来的炒韭菜和腌黄花咸菜。记得还有一种叫“苋菜苦”的腌制菜,就是把还未长老的苋菜苔摘下来,洗净后切成大拇指长的段,码进坛子里撒上盐,腌制约一周的时间,要吃的时候取出来,可单吃,也可熬酱。扒一口茶泡饭,咂一口“苋菜苦”,清爽下饭,回味悠长。比起那些山珍海味,茶泡饭是素日光阴里的一种清朴食味。

后来年岁渐长,读了一些书,发现茶泡饭这一最简单随意不过的饮食,原来也是许多人的至爱。《红楼梦》里多次写到贾宝玉就着咸菜吃茶泡饭;《中国烹调大全·古食珍选录》有文说,董小宛“每饭,以茶一小壶,温淘饭,佐以水菜、香豉数茎粒,便是一餐。”当然,我儿时常吃茶泡饭,更多是因为物质条件所限,非不好甘肥之物质。但一碗再简单不过的茶泡饭里,有母爱的温暖,有清贫生活里的快乐与满足,有我对童年的美好回忆。



录入:20044

阅读:266
打印
上一篇:捐赠藏品 传承文化
下一篇:端午,那杯雄黄酒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