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咏:范曾艺文回顾展观感

[日期:2014-01-22]   [字体: ]

□ 张咏(南通大学生态文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

癸巳岁杪,“大木葱茏——范曾先生艺文回顾展”于北京太庙展出,展出范曾先生近二十年来之书画代表作一百二十件,一时观者如堵、佳评如潮,成为新年画坛艺林之一大盛事。回顾展由北京大学与中国艺术研究员联合主办,汇集并展现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迄今范曾书画风格嬗变演进之“变法”历程,以风格风貌之变异与创新为展览之脉络主线,而非依据创作时间之先后为序排列。笔者有幸,将此一批书画观览一过,赏叹之馀,遂草此文以记之。

据策展人、范曾先生之子、旅法画家范一夫介绍,此展之尤可关注瞩目者,乃将范曾先生就同一主题绘就之不同样貌与形式之作品一并展陈,其旨意在藉此窥见先生书画创制之多样性与多元化。诸如先生素所擅场之《老子出关》《钟馗神威》《八仙图》等题材,即各有多幅展示陈列。譬如先生以泼墨写意手法所绘《八仙图》,此次即同时展列有两幅,虽则所写八仙形象无大差异,如张果老着青巾倒骑毛驴、蓝采和挎布袱随侍在侧,汉钟离与吕洞宾皆作对坐晤谈状,然细细窥察之,则可知诸多人物之面貌风神、位置穿插之揖让向背,乃至整体构图之高下起伏,在在有不同者在焉。即以其中惟一之女性形象——何仙姑为例,庚寅年所写一幅之何仙姑侧卧于地,其身略向前倾,左手略略扬起并以右手支撑于地,观其衣饰,身着红衣、头戴发髻,其神态欣欣然似有喜悦之意,俨然为一豆蔻华年之少女形象;近年所写一幅之何仙姑则改坐卧为直立,双手背负于后,而其衣饰装束呢,则一变为身着青衣、头发团而盘起,其神情则略带忧戚之色的中年妇人形象矣!想来当庚寅年先生挥洒之时,仙姑正青春年少、容貌娇娆,及至数年倏忽而过,年华似流水,则其人亦不免平添了几分美人迟暮之感,思之可发一笑。由此一例,便可明瞭范曾先生绘画创制之匠心与巧思。

于近岁所写此帧《八仙图》上,范曾先生题有长跋自评其泼墨人物,语云“五代石恪所写二祖调心、南宋梁楷所写泼墨神仙,类皆一人而已,自古泼墨写群像者未之有也。江东范曾偶试之,既毕,自视古来画人所不逮,稼轩所谓恨古人不见吾狂耳,信然”,兴会所至、遂出神品,则可知先生写此泼墨巨幅之后,自评以为可凌驾古来画人而上之,其自信、自负、自赏与自豪之情于兹尽可见也!此外,如先生再三挥写而不知倦之《老子出关图》,此展所出品者亦与往昔所写大异,构图奇妙非常。乃将老子与小童置于左上角而篇幅极小,仅占全幅十之一二,右下方则为巨松蟠曲夭矫如游龙翔空,极尽奇谲变幻之态,竟占据了全幅十之八九!再如《钟馗神威图》中之钟馗,或跃马扬袂,或执剑怒喝,亦各有不同……世间恒谓先生画作“千篇一律”而少变化者,见及此图,未知作何评价耶?

前岁国中有所谓大收藏家者某,其人于中国传统书画艺术之赏鉴尚属门外,然犹每每好发狂言、信口雌黄,其早年由人绍介,购藏有范曾先生精品力作两百幅,怀揣此一宝山,本应好自珍藏护惜;讵料近年来此公竟癫狂发作,屡屡指斥范曾先生“流水线作画”,并向新闻报章提供范先生向壁挥毫之照片以为“明证”……此正所谓盲者摸象,其于画学蒙蒙然了无所知,而欲以皮毛之浅见示人,真堪见笑于大方之家。殊不知,能同时于壁间自如挥洒十数幅《老子出关图》,且幅幅不同,正可见范曾先生纯熟已极之笔墨技法与劲健过人之腕底功力,已届炉火纯青、从心所欲之境域,苟非胸有成竹,曷能臻此?所谓“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恰此之谓也。另悉,去岁十一月,身为一大型集团之艺术品收藏负责人,某人曾代表该集团于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近三千万美圆之巨款购得毕加索之画作《两个小孩》,热衷于西方后现代主义艺术品并耗费巨额公帑如此,而诋毁指斥吾国传统艺术品如彼,媚外崇洋莫过于是,则其人之审美水准与艺术眼光,盖不须预卜而可知矣。

纵观艺文回顾展,范曾先生之书画风格,近年来愈见雄浑劲挺与苍茫博大之气象格局,今就其书与画分而论之。书法方面,其行书如《炎黄赋》《秋兴八首》《岳阳楼记》《水泊梁山记》诸作,汲取颜筋柳骨之精髓而发皇张大之,笔致益发从容深邃,于开张捭阖之间可见笔力千钧之势,墨色直欲映发于纸背;其题耑或以对联形式所出之大篆,则深得篆书高古浑厚、沉雄凝练之三昧,如其题耑之“杜甫秋兴八首”六字,以及“千迴在复四极咸依”“与华无极似月渐圆”两幅十六字,字形结体既能得篆籀之古意,而在笔墨趣味上,诸如“迴”字右半之一笔飞流直下,又颇能印合古人“如锥画沙”“如印印泥”之轨则,可知先生不独如其自评二十四字中所云“能书”,亦可谓“擅书”者矣!

绘画方面,范曾先生亦有最新之人物佳作面世,则《蔡公造像》是也。实则,范曾先生所以为蔡元培先生绘像,有其历史渊源——早在百年前之一九一八年,身为北京大学校长之蔡元培先生以其长远深邃之眼光,倡导北大之美育,并延请彼时画坛之先锋陈师曾(衡恪)先生负责筹组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会,旨在振庸拔俗、克绍箕裘,于中国画史厥功至钜。而陈氏非为他人,乃是晚清名诗人、南通范当世之乘龙快婿,亦即范曾先生之姑祖也。百年之后,北京大学决定恢复重建中国画法研究院并延聘范曾先生为研究院首任院长,其意在接踵前贤、赓续伟业,用以提倡宏门正学。作为中国画法研究院现任院长,范曾先生为北大首任校长蔡元培先生造像,似亦寄寓有向蔡公等前贤先辈顶礼致敬之意在焉。

细察《蔡公造像》此图,在苍松巨藤萦绕之下,蔡公戴旧式圆框眼镜并略蓄须,身着深色对襟上装及浅色长裤,双足着布鞋,巍然挺立于松树之侧,其左手紧握执有一册书卷,右手向上扬起且五指开张,观其神情意态,备见坚毅果决、立定不移之志,似正对北大校务及民族教育大计作擘画决策之姿态。其目光深邃有神,其举止刚毅洒脱,恰与苍松古藤那挺直不屈、刚健凝重之外形互为映发彰显,充分展现了蔡先生高华不滓、超迈脱俗之人格魅力与精神操守,洵为肖像人物画中之不二佳制,亦为继绘写蒋兆和、王国维、黄宾虹、孙中山及弘一法师之后,范曾先生又一人物精品合作。

而传统人物题材在范曾先生手腕之下,业已达至老境更显浑成之境地,可谓“秀”“厚”兼具者焉。诸如所绘《柏荫读骚》《陆羽演教》《清奇古怪对弈图》诸幅,多用简笔勾勒并施以泼墨写意,线条与设色俱精妙老到,老者每多醇厚而少者饶有清雅稚拙之童趣,或对面晤谈或演说经义,主体人物之外,点景再辅之以青松翠柏、高山飞瀑、巨石巉岩及芝兰蕙草,遂将山川大地、花树草木等天地万物与其中之人汇合为一,藉此演绎呈现出“天人合一”“趋近自然”之主体创作思路,亦经由画面完美诠释了范曾先生近年来所倡扬之“回归古典”“回归自然”之美学思想。人物题材之外,范曾先生之山水画亦不遑多让,其山水多取意于元之倪云林及清之八大山人,然师古之外复能自创新格,清逸之气扑人眉宇而来。如画山水斗方一帧,寥寥数笔勾描出空山亭子及嵯岈古树,左上大片留白且呈苍茫浩淼之势,或为山巅与水涯,一望可知为云林子笔意。其上有先生所题跋语,云“径须上接倪迂子,不肯下与吴戴班。岁在己卯千禧年至,用仿八大山人所画山水,三百五十年间不见接踵者,曷胜唏嘘。十翼江东范曾。”

此外,范曾先生书画之佳妙,还在于能于作品之上寄寓一己之感怀叹赏,或出之以诗词,或寄之以跋文,读者赏观其书画,亦可窥见其人跌宕豪放、旷达澹泊之本真性情。如其所撰并书之联语多言志述怀之句——“诗思固承家学远,豪情不让古贤狂”,“自有豪情空远古,曾欣简笔透三秋”,“七律至盛唐杜甫秋兴八首,天下之能事毕矣,感喟之至”,“登岳阳楼人咸有感焉,先祖范仲淹有此浩叹,为千秋景仰”,如此等等,俱可见先生之云岭高怀与飞遄逸兴。

总而论之,范曾先生诗文卓荦,词章拔俗,书道老苍,绘事清逸,老杜所谓“清新”与“俊逸”兼而有之,道德学术亦岿然屹立于今之学林艺苑,有媒体评论先生为“当代大儒”,殆不为过誉之词。此次艺文回顾展之主题命名曰“大木葱茏”,意谓先生之学术文章与书画艺事,犹如葳蕤华茂、花果纷披之巨木,其根也弥坚,其叶也弥茂也。而将展览选定于北京太庙举行,又可见主办方之用心周到,乃因太庙轩敞博大之建筑规制,正与先生宏阔壮伟之艺文气象相匹配吻合,诚可谓相得益彰者也。

另,欣见先生为此次艺文回顾展所亲拟之“请柬”文辞,窃以为恰是先生从事艺文生涯数十年之夫子自道,亦可视之为先生对于文坛艺苑同道与后辈之期许勖勉,今抄录于后,用作本文之收束,并聊表景仰敬慕之情。“时维癸巳岁阑,本人择往昔代表作百二十件于太庙陈列,略窥数十年来雨夜霜晨于艺文领域克尽智力之苦辛。雄风盖起于青萍之末,其间得失,寸心自知。巍巍太庙,庄严肃穆;苍苍松柏,岁老弥坚。宏门正学有待志士之恃守,而恢宏境界更期学者之拓展。素仰阁下艺坛学界翘楚,恭请于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十四时,参加本人艺文回顾展开幕式。泉飞藻思,可拟梓泽;云散襟情,不让兰亭。敢竭鄙诚以邀,曷胜跂予之至。北京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谨致谢忱。范曾,癸巳冬于碧水庄园。”



录入:20044

阅读:422
打印
上一篇:书画系列:刘聪泉《丹青写意水绘园》
下一篇:回眸陈师曾的文化贡献与艺术成就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