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草书的第三代掌门人陈墨石

[日期:2013-07-21]   [字体: ]

 

陈墨石 1954年生于江苏如东,自幼爱好书法,广涉汉隶,尤喜《史晨》、《礼器》、《张迁》、《曹全》及欧阳询《九成宫》等碑帖,有深厚的楷书、隶书功底。曾临帖王羲之《兰亭》百遍,书艺情趣无穷。七十年代末期,师从于右任的大弟子、我国著名书法家胡公石先生。在胡老身边研习标准草书达十八年之久,得其真传,成为于右任先生标准草书的第三代传人。其作品以于派草书见长,作品清秀、飘逸、灵动,充满着活力,深得社会各界人士的喜爱。其作品多次参加海内外重大书法展览,被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及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家美术馆、博物馆收藏。修订出版《标准草书字汇》;编著出版《标准草书字典》、《于右任年谱》等。现任中国标准草书学社常务副社长。
 
 

草书为何也要“标准”——中国标准草书学社常务副社长陈墨石释疑
 
草书是充分体现书法艺术家个性的一门艺术,为什么也要标准化?草书标准化之后,其艺术性是不是会被严重削弱?针对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标准草书学社常务副社长陈墨石先生。
 
陈墨石表示,要说清楚草书为什么也要“标准”这个问题,先得搞清楚一个概念,那就是草书和毛笔书法中的草书艺术不完全是一回事。前者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指的是中国汉字的一种写法,区别于楷书、行书等,既可以用毛笔书写,也可以用其他工具书写,其主要是为了提高书写的速度,节约时间,同时也体现艺术性;后者才是专指书法艺术。标准草书所指的草书概念,主要是针对前者。
 
中国汉字文化历经几千年的演进,逐步完成了篆书、隶书和楷书的标准化工程,比如,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又对文字进行了统一,“书同文”开创了篆书标准化工程的先河。古人在记事、书写过程中,如果规规矩矩、一笔一划地写,速度太慢,效率偏低,草书因此应运而生。草书产生后,书写效率虽然提高了,但由于千百年来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规范与标准,写法混乱,导致难写、难识。于右任先生痛感草书流传中的种种弊端,于上世纪30年代初创立了标准草书。
 
“在标准草书创立之前,有些字草写出来完全一样,读者只能根据书写者所写内容去猜,这样就严重削弱了草书的实用性。”陈墨石一面在纸上示范,一面说道。他表示,于右任创立标准草书的意义,就是千百年来首次对草书进行梳理和规范,使后学者有章可循,既简化了汉字草法,提高了书写速度,又解决了不易识的问题,其实用性与艺术性得到了有机统一。标准草书的创立为中国文字史的改革作出了重大贡献。
 
草书标准化之后,其艺术性会不会被削弱?对此,陈墨石认为,不但不会被削弱,相反,能使草书艺术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弘扬。因为标准草书只是规范了汉字偏旁和部首的草法,书法家们完全可以在尊重自己艺术个性的基础上,参考标准草书的写法,达到艺术性与规范性的进一步统一。
 
 
 
 
标准草书  薪火相传

——纪念当代草圣于右任诞辰130周年

 陈墨石
 
    2009年4月11日,是中国国民革命元老,近代民主革命先驱,教育家、著名报人、政论家、诗人,当代草圣、标准草书的一代宗师于右任(1879—1964)诞辰130周年。我作为于右任大弟子胡公石先生的关门弟子,标准草书事业的第三代传人,感于此时,谨怀崇敬,撰铭此文,缅怀祖师。
 
于右任原名伯循,字右任。笔名神州旧主、骚心、太平老人等。号髯翁。祖籍陕西泾阳县斗口村。25岁中举,后因不满清廷腐败统治,被清廷以”逆竖倡言革命大逆不道”,革举人,遭通缉。1906年在日本得识中山先生,并加入同盟会。从此追随中山先生从事国民革命活动。回国后在上海创办《神州》、《民呼》、《民吁》、《民立》等报。于右任还是我国历经百年沧桑的著名高等学府复旦大学及若干公学、中学的创办人之一。作为中华民国的创始人之一,他曾参加讨袁和北伐。1912年,于右任在南京临时政府任交通次长。1927年,任国民联军驻陕总司令,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政治会议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等职。1930年起担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长长达33年。1949年去台湾,1964年11月10日逝世于台北。
 
于右任实乃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伟大的革命先驱与文化艺术巨匠,其应得“神州文武国士,艺苑诗书大师”之美誉!作为当代草圣的于老,其书法炉火纯青,是为旷代妙笔,字书楷模。他所创制“标准草书”,为历代草书作一总结。在中国草书发展史上,或可与“章草”、“狂草”、“今草”齐名的“标草”,以“简略”承草书之“易写”,以“标准”得草书之“易识”,解中国千余年草书写识紊难与不传之秘,“为将来文字开一新道路”。
 
于右任的书法成就和对中华文化最大的贡献之一,是创立了“标准草书”。中国的草书,源远流长。纵观中华近两千年来草书的演进,最初草书是民间用于生活记事,是为书写方便和实用而产生的。列朝历代,精研草书者甚众,著述亦称浩繁但也紊烦。于老1932年发起创立标准草书社并亲任社长,他领导同仁广揽历代草书古籍、碑刻,探究其中规律和奥秘,将草书规范化,以充分发挥其文字功能。自先生创立了《标准草书》,“为过去草书作一总结账”,使千古未定的草书得以定型。“标准草书”所创立的一整套书写法则和美的法则,使后世能在平易中得草书妙理,为千万普通民众更好更快更易的识、写汉字创一新路。这为中华民族不断改进自己记录、积累人类文明的文字符号,做出了历史性的、有里程碑意义的贡献。
 
于老还以自己的书作,树立草书美的典范,使“标准草书”进入写意、抒情的高度艺术境界,并使先生在书法艺术上登上了当代“草圣”的巅峰。
 
于老不同于其他书法大家的伟大之处,十分突出的是他不固步自封。他不以能写自具面目、自成一体的魏书为满足,在一揽北碑精华后,逐渐步入到草书领域。于老初期草书,沿袭他写魏书的那种磅礴之气,用笔险劲峭拔,大刀阔斧,旁若无人。随着年岁渐高,其后期草书,渐入宁静恬淡之境,不求态而态美,不着意而意境横生,随意挥洒,笔笔皆“活”,心旷神远,信手拈来,皆成佳构。
 
同时,于老不同于一般书法家的不平凡之处,还在于他不以个人掌握了书法艺术的奥秘为满足。他认为“文字乃人类表现思想、发展生活之工具。其结构之巧拙,使用之难易,关于民族之前途者至切!”他深感汉字难认难写,为“求制作之便利,尽文化之功能,节省全体国民之时间,发挥全族传统之利器”,乃取百家草书之长,创立标准草书。
 
他创制“标草”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进行书法美的艺术创造,还是要“能以接受我国数千年的文化而使之发扬光大。并为子子孙孙每人每日优裕(节省)许多的时间,以增加其事业的程效。”于老曾言:“科学进步,文字亦简,印刷用楷,书写用草,习之者,皆道其便。”他对各类字体妙喻说:“楷书如步行,行书如乘轮船,草书如乘飞机。”可见,他对草书的文字功能的认识和开发,是有其独到见解和深意的。
 
可以说,于老首创标准草书并以其毕生精力深入研创、推广“标草”,其核心精神和创制宗旨,最主要的是要改变汉字难写、难认,改变草书难识、难写的状况。正如于老的弟子之一刘延涛先生所概括:“标准草书发千余年不传之秘,为过去草书作一总结账,为将来文字开一新道路”。在现代科技发展的今天,我们更能感受到,这是在推动中华汉字这一古老而至今尚在延用、且使用人数最多的人类记录文明的符号,能跟上时代发展和更加普及与易用。这是中国文字发展史上的创举,这对中华文字改革的方向、原则、方法,都将产生长远的、难以估量的作用和影响。
 
于右任倡导的标准草书“广草书于天下,以求制作之便利,尽文化之功能,节省全体国民之时间,发扬中华民族传统之利器”的宗旨,对当下大陆以及台海两岸学界的汉字繁简之议,对于回答文字改革今后是趋“繁”还是趋“简”,也应该是有相当的启迪的。
 
以上陈述可见,于老对中华文化的重要影响和突出贡献。
 
于右任标准草书的艺术成就在弘扬光大,文化伟业在延续发展,薪火相传。1932年,于老在上海成立标准草书社,延揽人才在其指导下整理草书。作为向于右任第一个拜师学字的入室弟子、我的恩师胡公石先生(1912年-19 97年),与各位同仁,按照于老确立的“易识、易写、准确、美丽”四条标准,白天分头看帖、选字,晚上由先生组织会审,对选字逐一分析、比较,弃劣录优。经年累月,方使先生编著的《标准草书》千字文,于1936年6月正式出版发行,并轰动海内外书坛。《标准草书》千字文在于老生前共修正9次,其中在大陆先后修正印行6次,在台湾修正印行3次。至今,《标准草书》千字文在海内外印行已达千万余。
 
1984年,于老大弟子胡公石先生,在北京恢复成立“中国标准草书学社”,对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艺术、传承标准草书事业,起到了积极作用。1985年,公石先生集几十年苦心研究标准草书的结晶,为进一步完善标准草书体系,在于老手书千字文的基础上,编著出版了《标准草书字汇》,含六千多汉字的标准草书及近两万字的释例,均由公石先生一手书就。
 
改革开放后,由公石先生发起,在海峡两岸率先进行文化交流的正是书法艺术交流。是时,公石先生促成了在台北的同为于老弟子的李普同先生组团进京,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了于右任遗墨及同仁书法展,一时轰动京城。同时,公石先生还多次与台北的师兄弟刘延涛先生、李普同先生,日本的师弟金泽子卿先生,先后在北京、南京、西安、杭州、台北及日本国举办书法展览。
 
在我个人师从恩师公石先生受训导的十八年间,亲历和参与了公石先生以标准草书事业为己任开展的各项活动。公石先生始终遵循于右任倡导的标准草书“广草书于天下,以求制作之便利,尽文化之功能,节省全体国民之时间,发扬中华民族传统之利器”的宗旨,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历史博物馆、宁夏、兰州、西安、南京、上海、杭州、台湾等地及日本、新加坡等国,举办个人标准草书展览,组织举办中外草书展、海内外书法展、中日书法展、于右任流派展等,使标准草书得到了广泛的宣传与推广。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大陆报刊媒体乃至互联网上,登载研究于右任书法艺术和标准草书的文章也越来越多。北京、上海、重庆、陕西、江苏、宁夏、湖南等地的一些出版社出版了《于右任书正气歌》、《于右任墨迹选》、《于右任书千字文》等一大批于右任法书遗墨字帖,供广大书法爱好者学习、欣赏和临摹。我在于右任书《标准草书》千字文、胡公书《标准草书字汇》的基础上,2002年编著出版了《标准草书字典》7000字(硬笔),并于2009年即将出版9000字的《标准草书字典》(软笔),对繁简体汉字的标准草书写法做了比较全面的探讨,并进一步解决标准草书以往存在的“简易但有部分字形近似、混淆,影响准确识别”的问题,以方便书家和人民大众一般书写使用。
 
多年来,标准草书在国内外形成不少学研应用的社团。南京有中国标准草书学社外,西安有陕西省于右任书法协会;宁夏有标准草书研究会;台北有中国标准草书学会;日本高崎有标准草书研究会等。这些团体和其他各方面热爱标准草书的专业、业余研究者与爱好者们,均为标准草书事业的深化、推广和普及,做出了可圈可点的贡献。
 
可以说,以于右任在大陆的弟子胡公石先生为首的中国标准草书学社,沿着于老1932年成立的标准草书社开拓的道路,代代薪火相传,在继续研究整理草书字形、书理,并注重推广和普及“标草”,方便学者和民众使用“标草”,继承发扬光大了于老的书法美的创造的事业。同时,于老所致力和期望的、“标草”可以发挥的文字功能(不只是书法艺术的、美的创造功能),也在适应现代科技需要、应对计算机键盘对汉字书写的挑战中,努力发挥着为汉字大众化实用书写服务的作用。“标草”简略、美妙的书理和写法,已经和正在成为千万人书写汉字的实践,在为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发挥着积极作用。
 
这些,都应是今天我们可告慰为“标草”事业奋斗一生的于右任及已仙逝的我的恩师公石先生和诸位师叔前辈们的吧。
 
 


录入:20044

阅读:4292
打印
上一篇:沈启鹏:时代新象墨华溢彩
下一篇:南艺书法篆刻专业硕士薛治洲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