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山歌:清纯好比春江月

[日期:2012-12-30]   [字体: ]
山歌是中国民歌的基本体裁之一,人们在各种个体劳动如行路、砍柴、放牧、割草或民间歌会上为了自娱自乐、随编随唱的节奏自由、高亢嘹亮的民歌,就是通常所说的山歌。江苏海门位于我国长江口北侧,东临黄海,南倚长江,素有“江海门户”之称。海门自五代时建县,至今已有千年的历史。千百年来,勤劳的海门人创造出被誉为“江海平原一枝花”的海门山歌。海门山歌语言表现力强、感染力大,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风格朴实自然
  1. 开篇自然
  山歌来自于乡土,歌唱者为了抒发感情、渲泄情绪,在歌词的表达上,往往自然畅达,直观形象。海门山歌的语言风格也是如此,简洁明了、朴实自然、生动鲜明,给人以较强的真实感和亲切感。在歌词的表达上,海门山歌中有相当一部分力求“开门见山”式表达,开篇即点主题或即抒胸臆,不用矫揉造作、故弄玄虚的成分。如:
  勿做生活造山歌,铜钿豁脱两淘箩;铜钿豁脱啥稀奇,造仔山歌乐呵呵。(《勿做生活造山歌》)
  这首山歌歌词没有添加任何华丽的辞藻,而是采用了直接叙述的手法直白地表达出人物的感受。
  另外,海门山歌的语言表达也使用了我国古典诗歌的传统表现手法——起兴手法。宋代朱熹说: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起兴,是指在山歌的开头对各种与山歌的思想情感有一定联系的事物进行渲染、烘托、对比,使所描绘的形象、所表达的思想情感更加鲜明突出。海门山歌的起兴手法运用十分普遍, 方式也十分灵活。
  (1) 以眼前之景起兴
  树上彩旗哗啦啦,树上喜鹊叫喳喳,敲锣打鼓迎亲人,移民姐姐到我家,爷爷喜得乐弯腰,奶奶笑得掉了牙。(《移民姐姐到我家》)
  这首山歌分别以树上彩旗、喜鹊之景起兴,唱出歌者对移民的欢迎。以眼前之景起兴是海门山歌中最常见的起兴方式。
  (2) 由常见之物起兴
  一条鲤鱼两个鳃,要学号子跟我来,山歌号子不是娘肚子里会,也要五忙六月学得来。(《五忙六月学得来》)
  由眼前常见的鲤鱼兴,转到歌者要歌咏的主题上来,起兴自然,同时照顾押韵。
  (3)从身边之事起兴
  下田归,乐开怀,哥妹洗脚塘边挨,嫂嫂笑说我做媒,羞得阿妹忙跑开。忙跑开,忙跑开,心慌趿错哥哥鞋。(《心慌趿错哥哥鞋》)
  借种田归来起兴,展开接下来充满情趣的生活场景,衬托出欢乐和睦的家庭氛围。
  (4)凭生活之理起兴
  打鼓也要照鼓谱,磨刀不能离刀口,航船不能把歪舵,发财不能走邪路。(《打鼓也要照鼓谱》)
  以通俗的生活道理或常识起兴,烘托情感,增强说服力,这首山歌最终意在规劝人们发财要走正路。
  2. 语言朴实
  在海门山歌中,创作者往往选取生活中常见的场景、事物,将它们编排进歌词,如:
  生活场景类:过石桥、唱山歌、莳秧、种田、捉鱼等;生活用品、食品类:八仙台子、金漆踏板、扁担、淘箩等;农作物类:芝麻、蚕豆、棉花等;动物植物类:黄蚬、鲤鱼、野鸡、螳螂、蜻蜓、燕子、芙蓉花、腊梅花、蔷薇、木樨花等。
  这些生活中常见的场景、事物在海门山歌中大量出现,使海门山歌充满了田野气息和生活情调,在艺术表现上也更接近自然形态。当然,朴素自然的语词虽接近生活,但剪裁得不好,就会显得平板而没有跌宕,平淡而没有意味,海门山歌在这方面的处理有其独到之处,下文在声韵、辞格方面将详细讨论。
  另外,海门山歌中也出现了一些方言词,如灶鸡子、癞狗巴、灯盏淄淄、旧年头、鸡汤淘饭、豁脱、一塌刮子、旱壳子、日里厢、夜里厢等,展示出鲜明的地域特色。
  同时,作为乡土文学的一种样式,海门山歌中也没有刻意避讳詈词,个别山歌中出现了“呸”、“放狗屁”、“贱货”、“偷人”等,这也不失为一种鲜活的、本色的语言表现。
  二、声韵和谐优美
  海门山歌的音乐旋律丰富优美、唱词语言形象生动,在说唱表演中,朗朗上口,这表现出海门山歌声韵和谐的特点。海门山歌声韵和谐主要体现在:
  1. 叠词和叠字的运用
  叠词是民歌比较常见的表现形式。叠词可以使民歌容易上口,便于记忆;突出形象,增强动感。
  海门山歌中常见的叠词形式有形容词重叠、动词重叠、量词重叠,如:
  我唱山歌稀奇稀奇真稀奇,洋毛鸡剥光飞到太湖西。(《我唱山歌真稀奇》)
  看看日头望望天,望望家中可生烟?开水锅里汆白米,手拿菜刀杀鲤鱼。(《看看日头望望天》)
  棒打鸳鸯受煎熬,行行热泪湿枕套。(《棒打鸳鸯受煎熬》)
  如上例,形容词的重叠可以使抽象的东西形象化,使对事物的描绘达到生动而鲜明的程度;而动词的重叠可以使增强动感,使人产生如闻其声,如临其境的强烈感受;海门山歌中量词的重叠,如上例的“行行热泪”使抒情叙事更加饱满。
  海门山歌在叠词的运用上,还有将双音节动词重叠成AABB式,再回环成BBAA式使用的情况,如:
  拨勒你看牛郎耕耕种种、种种耕耕……(《看牛郎》)
  这样的叠词形式,构成了山歌语言回环往复的韵律美。
  叠字是海门山歌另一特点。叠字通常是把两个相叠的音节缀在一个单音节的形容词、动词或副词之后,形成ABB格式。海门山歌用叠字来把现实生活中丰富多彩的声音、颜色、动态等模拟出来,呈现在人们面前,给人直观的形象,使语言富有独特的韵味。海门山歌的叠字主要从摹色、摹形、摹感三个方面来具体表现。
  东天日出白浩浩,小姐抄米下河淘。(《东天日出白浩浩》)
  苏州针软溜溜,杭州针滑油油。(《看牛郎》)
  前头路上荒凉凉,眼泪落勒黄土里。(《前头路上荒凉凉》)   摹色就是用语言把所描述的事物的色彩描摹出来,赋予事物以一定的色彩美,给人以直观的视觉感受,上例中“白浩浩”的色彩感在叠字中得到加强;摹形是用语言把人物的行为变化、事物的形态形象的描绘出来,给人具体实在的感觉,《看牛郎》中,对苏州、杭州绣花针的描摹分别是“软溜溜”、“滑油油”,运用叠字,将苏州针的“软”、杭州针的“滑”描写得十分形象;摹感是运用语言将人物的思想、情绪和感受传达出来,上例中“荒凉凉”叠字的运用,进一步加深了人物凄清悲凉的感受。
  除了常见的ABB叠字格式,海门山歌中还大量运用BBA的叠字形式,如端端正、顶顶亮、冰冰凉、铁铁青、崭崭新、溜溜圆等,都增强了海门山歌语言的形象性与韵律性。
  2. 句式的变化
  海门山歌歌词常见句式为对称的七言两句式, 一曲山歌由意思相同或相近的数个两句式组成一段或多段。如:
  杨树扁担铜包头,挑担号子上杭州;
  杭州路上打滑塌,号子泼在满街流。(《号子泼在满街头》)
  海门山歌短歌以四句居多,也有六句、八句,字数以七言为主,盘歌、对歌句子较多,字数也以七言为主,在句式上形成了一种对称美。
  但是山歌是活跃于人民的口头传唱上的,其形式肯定是灵活多变的,海门山歌的句式没有拘泥于严格的对称,而是在传唱中适当地增字减字,形成了四言、五言、九言、十几言或多言的多样句式,极大地拓展了海门山歌抒情叙事的语言空间,也体现出了口语的鲜活性,如:
  揭开盖儿,
  抖开圆领,偷眼一斋,
  斋斋我哩小亲亲丈夫,
  好像我娘家屋里叫花子手里白象这位“触记”的一个活狲精。(《嫁个小丈夫》)
  这种变化的句式,虽然增加或减少了字数,但在声律节奏上,在七言的三音步曲律中,增加了一种变化格式,使乐曲富于变化,形成曲律的婉转起伏,在对称美中增加了变化美。
  同时,海门山歌中根据演唱的需要也会临时加上衬字,《修辞通鉴》中对衬字作了这样的诠释:“衬字又称衬词或垫音,分为两类,一类是所增加的字词本来就有意义,一类是本来就无意义的,但不管有无意义,其作用在于协调音节和节奏,使语句音节整齐协调、匀称流畅从而增强语言的节奏感和音乐美。”②海门山歌中运用的为无意义的起音节协调作用的衬词,如:
  地主家斗板(哎)像瘦骨痨,穷人家车水(哎)要慢慢跑,
  车坏斗板(哎)有东家问,打破脚皮(哎)自家熬。(《打破脚皮自家熬》)
  海门山歌中还有衬句:
  离别家乡五六载,空身去飘海,漂洋过海卖杂货,生意到处做,咿呀呀的喂,生意到处做。(《卖货郎》)
  在这首《卖货郎》的山歌中,每段倒数第二句都是“咿呀呀的喂”,然后最后一句再复唱倒数第三句。整首歌添加上衬句后,每段复唱,形成了一种回环往复的旋律美。
  当然,相比较吴歌中的白茆山歌,陕北民歌,甘肃的西和山歌和闽西的客家山歌等,海门山歌在衬字的运用上相对较少,海门山歌的句式变化更多的是体现在歌词本身的字数变化上,这也是海门山歌区别于全国其他山歌的特殊之处。
  3. 押韵的和谐
  押韵又叫“压韵”,指的是韵文中常在每隔一句的末尾用上同韵的字。押韵可以使韵文音调和谐悦耳,富于音乐节奏,诵唱顺口,好唱易记。海门山歌通常是偶句押韵,首句通常也入韵。其押韵方式主要有几下几种:
  (1)一韵到底
  天连海,海连天,海水烧菜不用盐;
  青石磨刀不用水,妹妹家人不要钱。(《东北风起海连天》)
  一韵到底,即中间不换韵,这首山歌押的是言前辙寒韵。这种一韵到底的格式在海门山歌中最普遍。
  (2)中间换韵
  第一双拖鞋绣起头,姐绣拖鞋坐勒门口头;姐绣拖鞋郎来着,郎着拖鞋姐风流。
  第二双拖鞋是绛黄,姐绣拖鞋心中慌;倘若拨勒阿哥阿嫂来看见,告诉爷娘哪能当。(《郎着拖鞋姐风流》)
  这首山歌的第一段押的是油求辙侯韵,第二段换成江阳辙唐韵。这种押韵方式不受单一韵脚的局限, 遣词造句较灵活, 便于歌唱者即兴编词。
  (3)重韵
  重韵是指同一个韵字在一首诗的韵脚里重复出现,这在诗歌创作中是大忌,但在海门山歌这样的口语韵文中,这样的创作形式对于山歌的朗朗上口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如:
  江有船过浪花多,河有荷花鱼儿多,竹有高杆鸟巢多,人有礼貌朋友多。(《人有礼貌朋友多》)
  (4)句句入韵
  耥网篙对天,小耥网超前,水花分两边,唔得我小耥网朝前,哪来这大鲫鱼眼前。刨铁口对天,小推刨朝前,木花分两边。唔得我小推刨朝前,哪来这大瓦屋在眼前。犁耙柄对天,小犁头朝前,泥花分两边。唔得我小犁头朝前,哪来这白米饭在眼前。(《哪来这白米饭在眼前》)
  这首山歌句句皆押言前辙寒韵,句句入韵,凸显韵脚,利于传唱。但这种句句入韵的押韵方式在海门山歌中并不多见。
  通过以上对海门山歌韵律的分析,可以发现,海门山歌在韵律搭配、句式结构上不拘泥于固定形式,采用多样化的手法,配合题材内容和音律,体现出节奏、旋律的和谐美。
  三、辞格丰富多样
  海门山歌朴实自然的语言风格并不排斥其对各种修辞手法的运用,除了上文所讨论的在音律上、句式上的锤炼,在修辞格的运用上,也呈现出丰富多样的特点:首先辞格种类丰富,海门山歌中共出现了十余种辞格;其次辞格运用形式丰富,海门山歌辞格的运用,有单用、连用、兼用和套用的形式。如:
  萤火虫上天像灯笼,蜻蜓上天捉飞虫。(《啥仔内圆外四方》)
  我是海疆松一棵,盘盘落落九曲弯弯到长江;我是江边土一方,甜甜蜜蜜滋润青松万年长。(《两情相牵万里长》)
  铁龙穿过长江底,上海海门前后场。(《今朝海门换新装》)
  将萤火虫比作“灯笼”,是明喻;“我是海疆松一棵”、“我是江边土一方”,使用了暗喻的手法;“铁龙穿过长江底”则是使用借喻的手法,直接将“铁龙”出现在本体“江底隧道”本应出现的位置上,非常贴切,十分巧妙。   海门山歌经常选取生活中常见的鱼类和虫类,赋予人的行为,描写上非常生动。如把“人”当作“物”来写,也就使人具有物的情态或动作,或把甲物当作乙物写:
  棒打鸳鸯受煎熬,行行热泪湿枕套;阿妹不信翻开看,眼泪发芽三寸高。(《棒打鸳鸯受煎熬》)
  “眼泪发芽”将“眼泪”比拟作发芽的植物类,将小阿妹扑簌簌掉落的眼泪写得极富新鲜感。
  海门山歌在辞格运用上是丰富多样的,除了单个辞格,在很多歌词的表述中,往往综合运用了多种辞格,如:
  你晓得哪爿店里白蒙蒙?你晓得哪爿店里雾沉沉?你晓得哪爿店里扯幌子?你晓得哪爿店里挂招牌?你晓得哪爿店里噼里啪啦响?你晓得哪爿店里发流星?(《撑船歌》)
  这首撑船歌中的句子,从结构上来看,采用了排比的修辞手法,每个句子结构一致,条理清晰,极富音乐感和节奏美。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每句反复吟唱“你晓得哪爿店里”提出问题,是运用了反复的修辞手法。
  万树吐绿喜迎春哎,万花开放景色艳唷;万条江河奔大海哎,万船扬帆竞争光唷;万曲高歌声势壮哎,万鼓齐鸣冲云天唷;万众一心建四化哎,万马奔腾永向前唷!(《万马奔腾永向前》)
  这首山歌整体运用了排比的手法,整齐划一,气势磅礴,又套用了:拟人——树木“吐”绿“喜迎春”,万船“争光”,赋予树木、船只人的动作、情绪;夸张——对花、江河、船只、歌曲、鼓、马在数量上进行夸大,渲染出歌者建设祖国、建设家园的豪情。
  随着历史的发展,海门山歌这一地方性歌种作为传统民歌的一种,已与人们的生活、劳动息息相关、融为一体, 它反映并丰富了广大人民的精神世界和生活状态。海门山歌历史积淀深厚,涉及生活面广阔,唱身边事,歌身边物,地方风味浓郁,语言质朴形象,声韵和谐优美,辞格丰富生动,这是海门山歌的语言艺术,也是海门山歌的艺术表现魅力。
  参考文献:
  [1]朱熹.诗集传[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2]成伟钧. 修辞通鉴[M]. 台北:建宏出版社,1996
  [3]黄伯荣、廖旭东.现代汉语[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4]海门市文化局.中国海门山歌集[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07
  [5]黄革.百色平话山歌的语言艺术[J].广西:广西社会科学,2006,127(01)
  [6]邓根芹.白茆山歌辞格分析[J].常熟:常熟理工学院学报,2010,09 


录入:20044

阅读:708
打印
上一篇:南通岛屿知多少
下一篇:南通寺街名人街区:一个低调的华丽转身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