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南通人民革命斗争史

[日期:2012-09-17]   [字体: ]

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我们党领导全国人民,经过八年艰苦抗战,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取得了100多年来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第一次完全的胜利。它打破了近代中国在抵抗外国武装侵略作战中屡战屡败的先例,洗雪了19世纪40年代以来的民族耻辱,成为中华民族由衰败到重新振起的转折点,为中国的独立和解放奠定了基础。

抗日战争时期,南通地区是苏中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一部分。在那硝烟弥漫、浴血抗战的岁月里,南通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依靠新四军一师部队,长期坚持抗日游击战争,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日伪的“扫荡”、“清剿”,特别是日伪精心策划的“清乡”,为中国人民的伟大的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在南通人民革命斗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1937年8月17日,抗日战争爆发后仅一个多月,南通城就遭到了日机的空袭。1938年3月17日,日寇在飞机的掩护下,从南通城郊姚港附近登陆。南通城内的国民党大小官员仓皇逃命,国民党江苏第四区专员兼保安司令葛覃,南通县县长彭龙骧及其所属部队弃城逃跑。南通城遂告沦陷。接着,日军又相继侵占了唐闸、白蒲、如皋城,并派兵进犯掘港、金沙、茅镇、汇龙等城镇。
       
    日军的入侵,给南通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日军登陆后,一小队日军窜到城郊新港镇,六七名妇女惨遭蹂躏。3月25日至30日,日酋纵兵在新港镇劫掠,三四百户人家的新港镇被烧成废墟,数十人被摧残杀害,连狼山广教寺的和尚也未能幸免。
       
    5月4日,日军使用燃烧弹,从唐闸河东渔稚港附近的育婴堂烧起,一直烧到南通城郊猫儿桥,沿通扬运河十几华里,300多户人家,4000多间房屋化为灰烬,育婴堂16名婴儿和两名生病的少女被活活烧死。
       
    5月8日,日军从南通城易家桥出发下乡“扫荡”,到麻虾子榨,见房就烧,逢人便杀,将住有10多户人家的麻虾子榨付之一炬。随后,又窜到葛家老园,杀死群众25人。附近来不及躲避的老人、妇女、儿童被逼藏在川猫儿滩河边芦苇丛中,日军用机枪向苇丛狂扫乱射后,犹恐尚有余生,竟丧心病狂地用刺刀沿着尸堆戳过去。就这样,108人惨遭屠戮,鲜血染红了河滩。
       
    当时,在南通各地的国民党地方武装和杂牌部队尚有3万人之众。这些部队打着抗日的旗号,争相扩充实力,各霸一方,勾心斗角。他们虽也发动了几次战斗,进行过小规模的袭扰战,但由于这些部队的领导人秉承国民党片面抗战的方针,实际上是消极抗战,扰民积极,因此,大都没有取得大的战果。广大人民群众饱受日本帝国主义的蹂躏和国民党顽军的骚扰,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这关系到国家、民族存亡的紧急关头,南通人民奋起抗日。当时,南通地区党的组织还没有恢复和建立,但是,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政策的影响感召下,不少爱国青年和一些失掉组织关系的共产党员积极投入了抗日救亡运动。在南通城,徐惊百、邹强、吴质、孙卜菁等一批进步青年投笔从戎,通过主张抗日的国民党将领、一一一师师长常恩多的关系,在该师中共地下工委的领导下,组织了“抗日义勇宣传队”,以编辑出版报纸、刊物,通过街头演讲、文艺演出等多种形式,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在如皋,叶胥朝、俞铭璜等进步文艺团体“春泥社”成员创办了救亡刊物,组织读书会和流动剧团,在如皋城乡开展抗日救亡活动。
       
    在海启地区,1938年5月,启东地区进步人士施方白、沈维岳、经过周恩来同志安排,赴陕北见到了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亲笔题词赠给施方白先生。沈维岳回启东后,通过国民党启东县长的关系,成立了启东人民抗日自卫总队。崇明青年瞿犊毁家纾难,也在启东组织了抗日游击队。
       
    1938年8月,中共江苏省委(当时驻上海)决定由唐守愚、陈伟达和吴佐成三人组成中共江北特区委员会,到南通地区开辟抗日工作。江北特委的建立,使通如海启地区的群众抗日斗争有了党的领导。在以后直到新四军到达前的两年时间里,江北特委在各阶层群众中开展抗日宣传活动;派共产党员、爱国青年到国民党部队工作,宣传我党国共合作抗日的主张,对中下层官佐、士兵进行抗日教育,积极推动这些部队抗日。江北特委还在如皋县沿海一带,组织了一支盐渔民自卫武装队伍。先后发展了100多名共产党员,建立了党的基层秘密组织。
       
    1940年8月,新四军进入如皋卢港、江安一带,开辟如西抗日根据地。8月下旬,“通如靖泰临时行政委员会”在黄桥成立。9月中旬,中共苏北区党委成立。同月,撤销了中共江北特委,代之以如皋中心县委,钟民任书记,统一领导南通、如皋、启东、海门等县的工作。
       
    1940年10月初,黄桥决战胜利后,中共苏北区党委和新四军苏北指挥部,作出了迅速建立与扩大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决策。这期间,以陈毅同志为首的苏北区党委为继续团结、争取国民党的地方实力派,打击韩德勤的残余势力,进行了一系列工作。10月上旬,建立了以黄逸峰为司令的“联抗”部队,开展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通过我党我军的领导和促成,由著名的开明士绅韩国钧以及李明扬主持,在曲塘召开了“苏北抗敌和平会议”,通过了苏北各部队团结抗日的四项临时办法和基本改造苏北的八项办法,进一步提高了新四军的威信,稳定了地方实力派。为了开辟通如海启地区,苏北区党委派代表与国民党地方当局进行了商谈。陈毅还请著名的爱国人士季方出面,于10月下旬在掘港镇召开通如海启地区国民党军政负责人会议,建立江苏省第四区抗日游击指挥部,统一指挥该地区的武装部队。10月底,应苏四区群众团体电请,陶勇、刘先胜率领新四军第三纵队从海安出发,进驻通如海启地区。接着在掘港召开通如海启地区各阶层人民代表会议,通过了《告苏四区民众书》,先后任命了通如海启各县的县长。11月,苏北临时参政会在海安召开。如皋、南通、海门等14个县的代表参加了会议,刘少奇、陈毅在会上作了重要报告。会议通过了《施政纲领》,选举产生了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从此,南通地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建设工作。
       
    然而,国民党顽固派在1940年底又掀起新的反共高潮。在南通地区,国民党鲁苏战区副总司令、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指使部属伺机向新四军进攻,制造反共摩擦。掘港,是苏四区的抗日指挥中心。1940年12月26日,国民党游击第六纵队司令徐承德,秉承韩德勤的旨意,乘我新四军三纵主力大部调离掘港之机,纠合三个团的兵力,向掘港发动突然袭击。我守掘部队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坚守阵地,血战三昼夜,三纵主力闻讯回援,终于击败了徐承德的进攻,赢得了掘港保卫战的胜利。
       
    1941年3月,苏北区党委改为苏中区党委,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改为苏中行政委员会,全苏中从西向东,依次划为二、三、四共三个行政区和一个特区,建立地委、专署。南通、如皋(现如东)、海门、启东属四分区。地委书记向明,专员季强成,军分区司令员季方。如西(现如皋)属三分区。海安部分属二分区,部分属兴东泰特区。
       
    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使日伪惊恐不安,频繁地进行“扫荡”。此时,南通地区的斗争由新四军、国民党军队、日伪军之间的三角斗争,变成为新四军与日伪军之间的斗争。仅1941年日伪军对我抗日根据地的大“扫荡”就有两次。2月18日,日军从如皋等地出发,侵占海安、曲塘,并“扫荡”到四分区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如皋县的马塘、掘港等地。8月13日,日伪进行第二次“扫荡”,动用15000多兵力,先后侵占了李堡、掘港、马塘、岔河、双甸、木并茶、石港、汇龙镇等主要市镇,控制了交通线。在这以后,又大量扩充伪军,并依托所筑据点向周围地区蚕食,推行伪化统治。为了保卫刚刚建立的抗日民主根据地,我抗日军民在党的领导下,进行了英勇的斗争,使日伪军的“扫荡”连连受挫。其中,1941年12月8日,新四军三旅八团在双灰山击毙日军分队长以下30余人,俘2人,击毙伪军团长以下300余人,俘190余人。1942年6月3日,新四军三旅七团在斜桥阻击从三阳镇出动的伪军,歼灭日军警备队长以下26人,伪军70余人。8月9日,三旅七团和南通警卫团一举攻克石港镇,生俘伪军副团长以下500余人。9月25日,七团在南通县二鸾镇附近的谢家渡,全歼日军大队长以下70多人,打出了军威,震慑了日伪。在主力部队连战连捷的鼓舞下,群众性的游击战也逐步兴起。其中,在苏中有较大影响的是如西万人围困西河湾、水洞口、加力伪军据点的斗争。
       
    为了加强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建设,从1941年春天起,地、县委将工作重心逐渐从城镇转到农村。民主政府颁布了减租减息,增加雇工工资等法令;派出民运工作队,放手发动农民,组织农抗会,开展减租减息,农民生活得到了改善,农民群众抗日情绪高涨。同时,注意团结了包括中小地主在内的各阶层群众,建立和巩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另外,各级党组织大力发展党员,培养地方干部;加强抗日武装力量建设,同时实现主力地方化,有了一支具有独立作战能力的自卫武装部队;为了更好地动员、组织全体人民群众抗日,还按照“三三制”的原则,对国民党旧政权进行了民主改造工作,建立了县、区人民民主新政权。
      
    1942年底,苏中实行了党的一元化领导体制,由吉洛(姬鹏飞)任四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
       
    经过两年多的艰苦斗争,江海平原已建成比较巩固的抗日民主根据地,在以后进行的空前尖锐、复杂的反“清乡”、反“扫荡”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1943年初至1944年2月,这段时期是苏中根据地抗日斗争最为艰苦的坚持阶段。
       
    1943年春,日本帝国主义为实现其“以华制华”、“以战养战”的战略方针,继对苏南“清乡”之后,成立了“清乡主任公署”、“特工站”等一系列庞大的“清乡”机构,开始了对苏中地区的“清乡”,企图运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特务等手段,彻底摧毁我根据地,从点线的占领到面的控制,实现其全面伪化阴谋,巩固占领区并掠夺人力、物力、财力,支援太平洋战争。日伪确定南通、海门、启东、如皋(串场河以南)地区(即四分区的大部)作为“苏北第一期清乡地区”,调集的兵力达15000余人,拟得手后再向其他地区扩展。
       
    对于这一严峻局势,我根据地的各级党组织是早有准备的。在四地委的领导下,及时进行了精兵简政,开展了以“冬学、冬防、冬耕”为内容的“三冬”运动,动员党政军民做好全面反“清乡”的准备。
       
    1943年4月,日伪对我苏中四分区开始了所谓的“第一期清乡地区第一次工作”,即“军事清乡”。日伪投入了大量的兵力,构筑封锁线,进行“军事清剿”,企图消灭我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日伪在“清剿”中,对根据地人民进行了血腥的镇压。他们每到一处,就搜捕共产党员、抗日干部和民兵,捕捉壮丁,强拉民夫,奸淫妇女,抢掠财物,群众稍有反抗即惨遭屠戮。 
       
    面对日伪的“军事清剿”,我根据地军民进行了英勇机智的斗争。我分区主力部队和各县警卫团,避实击虚,挺进到日伪占领的地区和交通线上相机作战,袭击和攻克敌据点,伏击调动日伪军。留在日伪“清乡”圈内的精干武装,依靠人民群众,灵活穿插,机动游击,使日伪合围、梳篦处处扑空。在粟裕“每乡每月消灭一个敌人”的口号鼓舞下,广大群众拿起钉钯、锄头、铁叉袭击日伪军。跳到“清乡”圈外的主力部队,则积极寻找战机,不断打击日伪,有力地配合了“清乡”圈内军民的斗争。
       
    为了割断“清乡”区内外的交通联系,围歼抗日武装,制造抗日军民心理上的恐怖,4月下旬开始,日伪沿“清乡”区边沿构筑封锁线。以天生港为起点,沿公路、河道直至黄海边的鲍家坝,构筑的竹篱笆约200余华里,建起了许多碉堡、了望哨,封锁了大小口岸,仅留下少数通道,派兵把守。东面占领了沿海市镇,封锁了陆上与海上交通。日伪在整个封锁线上,设大小检问所100多个。 
       
    对此,我四分区军民积极响应地委“不让敌人打篱笆”的号召,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破击战。7月1日夜,三、四分区4万多群众和民兵一起出动。在主力部队、地方武装的掩护下,于200多里长的封锁线上,锯倒电杆,收缴电线,挖毁公路,焚烧篱笆,到处火光烛天,日伪军龟缩在碉堡里不敢出动,无可奈何地看着惨淡经营了三个月的竹篱笆被毁殆尽。这就是震破敌胆、名扬苏中的“火烧竹篱笆”。
       
    四分区军民在反日伪“军事清剿”、反封锁线的斗争中,还大力开展了锄奸活动,兴起了群众性的游击战。采取盯梢、诱捕、“扎粽子”、“包馄饨”、“背娘舅”、“鹰捉鸡”、“赶鸡入窝”等办法捕杀奸特,使其陷入抗日军民布下的天罗地网。短枪队英勇机智,深入虎穴捕杀敌伪重要“清乡”人员,使其坐立不安,骄横气焰有所收敛,大大鼓舞了群众的斗志。
       
    1943年6月,日伪继“军事清乡”后,开始“政治清乡”,提出“6月强化启东,7月强化海门,8月强化南通,9月强化如皋”。企图摧毁我抗日政权,强制推行保甲制度,实现对广大农村的伪化统治。他们使用了血腥镇压的手段,妄图迫使抗日军民屈服。7月24日至26日,日伪在南通县十总店一带“驻剿”,活埋群众53人。在如皋县童家甸一带亦有大批群众惨遭杀戮。为了破击日伪“强化编查保甲”的阴谋,四分区军民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在日伪集中兵力将一个地区封锁起来编查时,身份已经公开的党员、干部和青壮年临时转移,留下老弱敷衍搪塞。区队、基干民兵在封锁圈边沿开展麻雀战、阻击战、伏击战等,袭扰日伪。日伪军一撤离,干部立即回到原地慰问群众,抚恤、救济受难者,公祭坚贞不屈、光荣牺牲的干部、群众。在靠近日伪据点的地方,控制“两面派”乡、保长,搞慢编、乱编、假编。动员群众将门户牌烧掉。同时,针对一些人的动摇、妥协的思想和行为,开展了群众性的反维持斗争。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伪,8月15日起,我抗日军民对“清乡”区内的日伪发动了一次全面政治攻势,写警告书、劝告信,散发《“清乡”人员自新条例》等。接着又在9月6日至18日,发动了全面的军政攻势,主力分路袭击日伪据点和封锁线,短枪队和游击队深入据点除汉奸缴枪支,民兵、群众在据点附近举行武装示威。伪方人员在广大军民的强大攻势下,纷纷向我自首,自首者达891人,伪政工人员大批逃亡。
      
    就在反日伪第一期“清乡”斗争节节胜利的形势下,奉命打入伪军的地方抗日武装汤景延团(简称“汤团”),根据苏中区党委、苏中军区的决定,于1943年9月29日夜,在各个驻地同时暴动成功,胜利地回到了根据地,成功地演出了一幕新的“木马计”。
       
    日伪在费时6个月的第一期“清乡”宣告破产后,接着又搞了3个月的“延期清乡”。1944年1月,日伪“延期清乡”局部得逞后,又开始了所谓“高度清乡”,深入中心区,增筑据点,实行分割封锁,压缩我抗日军民的活动范围。在尖锐、残酷的斗争中,一些领导干部被捕杀,反“清乡”斗争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
       
    针对新的形势,苏中区党委和四地委明确提 出了坚持继续斗争的策略。四分区军民贯彻新的斗争策略,在坚持公开武装斗争的前提下,开展了反抽训壮丁、反自首、反伪捐等多种辅助斗争,不断打击、消耗日伪军的有生力量,终于扭转了不利局面,达到了坚持原地斗争,保存有生力量,休整自己,准备反击的目的。
       
    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从1944年5月下旬到10月,陶勇、姬鹏飞、季方、梁灵光等率领四分区党政军民集中力量主动反击,以军事胜利为先导,对日伪展开了强大的夏、秋季军政攻势。5月,四分区特务四团,穿过日伪封锁线,进人“清乡”区作战。先后攻克童家甸、竖河镇敌据点,揭开了反据点斗争的序幕,标志着反“清乡”斗争进入主动反击日伪的新阶段。在夏季攻势中,苏中四分区军民先后拔除了52个日伪据点,打破了日伪的分割封锁,扩大了抗日武装回旋的余地。秋季的反据点斗争较之夏季规模更大,发动的群众也更广泛。1944年的这次夏秋季以反据点为中心的军政攻势,战果辉煌,大大消耗了日伪军的有生力量。 至此,南通地区军民经过一年多的浴血奋战,作战2600余次,毙、伤、俘日伪军5600余人,缴获枪械2700余支,终于取得了反“清乡”斗争的胜利。
       
    1945年春,苏中四分区各县从上而下广泛开展了评选英雄模范的活动。各个县、区层层召开了表彰英雄模范大会。3月10日至4月21日,苏中四地委、四专署、第四军分区在东台三仓河,召开了四分区英雄模范庆功大会,表彰了各县和分区直属机关部队英雄模范196人。
       
    此后,随着世界范围内反法西斯战争的节节胜利,南通地区抗日军民在继续反击日伪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了武装建设、民主建设,大力发展生产,迎接大反攻的到来。
       
    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天皇和政府代表以及日本大本营代表在投降书上签了字。这标志着中国的抗日战争至此胜利结束。
       
    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我南通抗日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受了长期艰苦、复杂斗争的考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据不完全统计,在整个抗日战争中,南通地区牺牲的区、营职以上干部100多人,基层干部、战士和民兵近4000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损失更是无法计算。南通抗日军民正是以自己的血肉,胜利地保卫了抗日民主根据地。
       
    南通人民在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战争中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它将永载青史,流芳百世!



录入:20044

阅读:2920
打印
上一篇:陈若琳:濠河边飞出的“蓝精灵”
下一篇:抗战中最大的反日寇清乡战斗――南通地区反清乡斗争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