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的藏书家和收藏家

[日期:2012-03-08]   [字体: ]

从博物苑捐赠的物品品目来看,民初的收藏家还有刘一山、李磐硕、顾延卿、沈坚亭、吴葆初、章希瑗、陈葆初、孙支厦、汤思斋、许晴荃、李瀚清、尤彦清、沙元炳等,他们捐赠的门类有瓷器、青铜器、钱币、书画、文玩和各种艺术品。如皋的沙元炳是张謇的文友,也是清末的举人,喜藏书、熟悉版本源流,著有《志颐堂文集》。

继他们之后,南通的藏书家和收藏家有:黄松庵(1899—1962)名枋,字榘臣,海门人。幼年从太仓李虎臣学古文辞,兼攻史地学。1905年游学日本,1907年归国,先后任海门中学、海门师范古典文学及书法教席,又任海门修志局局长,续修《海门厅志》,续辑《师山诗存》。松庵好收藏,尤对于乡 邦文献非常重视,解放后经常于书肆、旧货摊收集南通地区的史乘资料,文史专家管劲丞先生编写《南通军山农民起义》一书时,资料颇多来源于松庵。他有暇又喜欢抄录前贤手札、佚考,如南通宋霖《六雨诗话》上下卷,经他手抄得以保存传世。他除喜欢收集明版书外,收藏清代集部书亦多,他收藏的书画清代的居多,民国时的吴昌硕、陈师曾、李苦李等不乏有精品为其收揽。 

冯雄(1900一1968)字翰飞,毕业于唐山交通大学,后在上海商务印书馆任编辑十余年,编著水利、铁道、世界文化史及大学丛书达40余种。解放后任中国科学院水利研究员。冯氏学识渊博,雅好典籍,精于版本目录学,藏书万卷,中有《永乐大典》、《四库全书》、《唐经》等。他尤注意收集南通地方文献及各省方志。如所藏抄本《两准通州金沙场志》,已成为海内孤本。原来家住南通中学隔壁巷内宅内有假山、庄园,60年代回南通,将其藏书捐赠南通图书馆,文革中遭害,含冤而逝,其著有《蜀中金石志》,《景岫楼读书志》等。 

孙儆(1866——1952)字谨丞,南通金沙人,清代光绪癸卯(1903)举人,晚年自号沧叟,做过知县,辛亥革命后任江苏省议会副议长,致力教育事业,兴办学校数十所。平生研究贞卜文字,造诣甚深。晚年居沪,以鬻字为生。他藏书甚丰,家有《经楼》藏书共万卷,主要是古籍,不少是晚清珍本,孤本,抄本,为此他曾赠有《经楼收藏南通文献目录》。他特喜藏甲骨碑版,藏书中有一部元刻本《道园学古录》非常名贵。其藏书1958年由亲属悉赠南通图书馆。 

徐贯恂(1885一?)号淡庐。家住南通市寺街南首,原宅内有园林花木扶疏。他的收藏是多方面的,古钱、铜佛、铜镜、碑帖、印章等所蓄均富,尤其是古钱,收很多珍品,而且颇有研究,不仅在南通,而且在上海也有些名气。徐家有梅花山馆藏古今名人字画,其中有石涛山水,四王吴恽山水花卉真迹,有吴昌硕为贺其四十寿作梅花图轴。徐家原饶于资,故购藏挥金不吝,收藏益多。一时家中酬客诗酒唱玩多为地方耆宿和墨客骚人,中年以后徐曾赴陇秦豫海铁路总公所任秘书,又喜结交大江南北文化名流及书画家,家藏梅花山馆读书图,一时名彦题跋者有沈曾植,陈三立,吴昌硕、金沧江、潘飞声、郑孝胥等数十家。其著有《淡庐藏镜》、《淡庐诗余》、《碧春词》及辑有《崇川词徽》、《梅花山馆图泳》、《可圃诗钟》等。

又稍后,南通的收藏家有徐赓起、尤勉斋、孙蔚宾、孙支厦、费范九、季自求、尤其伟、庐心竹、季修甫等。 

徐赓起(1892—1977)又名徐肇钧,笔名讷庐。1917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今复旦)大学,1919年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经济科,回国后任南通淮海实业银行总行稽核,淮海实业银行上海分行经理,后又升任总行协理。同时又在上海中央银行经济研究处编译科兼职。建国后为南通市首届人民代表大会特邀代表,二、三届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历届市政协委员。徐赓起可算是南通最富的收藏家,他收藏的书画论量论质在南通都可以说是首屈一指,从50年代他捐赠给博物苑的藏品来看,有黄慎画的个道人画像,上有郑板桥、袁枚等人的题跋,张瑞图的行书立轴,禹之鼎的山水,陈道复的扇画,李方膺的早年花卉,南通明代顾养谦、汤有光、范国禄等人的行书立轴,等不胜枚举。还有的精品捐赠上海博物馆,其中有林则徐亲笔信,明人山水画多幅。徐赓起一生喜好收藏,虽家中富有,但对南通的公益事业的捐助非常热心,在南通人心目中他是一个乐施好善之人。 

尤勉斋因热心和坚持收藏古今字画深得字画求售者之信任,他是南通师范毕业生,后来在大生系统办事,其时大生厂一些高级职员文化水平较高喜欢收藏字画古玩,尤勉斋自然受到 影响。解放后,尤勉斋住南通博物苑,更迷上了收藏,他尤其注意收集扬州“八怪”的作品。名扬一时,至今未衰的扬州“八怪”作品,尤勉斋藏有“六怪”,而且都是精品,如李方膺六尺中堂墨梅,有当时沈凤题诗,是李在南京所绘原幅精品。“老笔纷披”,从上而下,凌空倒悬(商人最怕“倒霉”,李晴江偏画“倒梅”),老干只在下端占一小部分。郑板桥的墨竹长幅,特别是五言大联,是春节登场之物。更有祝允明的“苦热小楷”,背面文衡山“补图”,青山绿水,画一和尚赤膊坐在水凹里,四周满是绿荫的大金扇面,可称“真、精、新”三绝。不说那石青石绿间以红点的点染,也不说那盛夏酷暑山洞静坐的意境,单那几百个一笔不苟的浓墨小楷书,就够精彩的了,足以让人留连忘返。至于石涛山水,史可清发笺书联,清初诸家乾嘉以来直到近代,尤收藏甚富,且多精湛之作,如沈南菽、赵之谦、费晓楼、汤雨生、吴昌硕、虚谷、任伯年、直到陈师曾、齐白石、黄宾虹……除了李晴江,南通书画家的作品是不收藏的。尤勉斋积几十年收藏生涯,其收藏之富,五、六十年代可谓南通第一,其精于鉴赏虽稍逊徐赓起,却在南通其他收藏家之上。 

费范九作为青年诗人是当年张謇在南通社交圈的一员,曾在“梅欧阁唱和集”中列名,他长期在上海商务印书馆美术部任主任,与沪上文化、艺术、宗教界多有交往,他的学术,诗文修书,他的谦和正直的为人处世的品行,得到普遍称许。著名山水画家黄宾虹其时也在商务印书馆任职,与费范九相处得很好,故而费收集了黄宾虹不少作品,又因与弘一法师相熟,所以弘一的书法作品他也收藏不了少。与其他收藏家不同的是费范九是一位热心南通历代书画研究、收藏的专家,30年代,编印了一部《南通书画大观》,这是一部用宣纸珂罗版印的大册,南通明清以来著名书画家的主要作品都有收藏,南通书画艺术自晚清以来还是颇有成就的,不仅有李晴江。还有顾聪,三钱(钱球、钱恕、钱莹)山水,陶、朱、李、白四大书家和近代的王燕,都是很有个性和风格的《大观》成为南通人了解部分书画历史的重要资料,也使得南通历史上一些书画家的作品得以保存下来,这是范费九的一大贡献。晚年,范费九将他积年所藏南通书画家的作品陆续捐赠给了南通博物苑收藏。 

孙支厦,南通著名建筑师,民初张謇所办的企业或办公楼,别墅等大多为孙支厦设计,如十字街钟楼,更俗剧场,濠阳小筑等均为其作品。他喜欢收藏各类艺术品,家中琳琅满目。陈师曾曾为其画巨幅中堂及山水册页多幅。他收藏的玉石多为汉玉,形质俱佳。但他最喜欢收藏的还是一些小玩意儿,如小铜藏佛、小土偶、小瓷瓶、小瓷人儿、小紫砂金子。大概养过雀儿的缘故,他还特别喜欢收藏雀儿罐子——食罐,水盆,有青花的,有天蓝的,有朱红的,有甜白的,有粉采的,五颜六色,都是乾、嘉至少是同、光的名瓷。他的裤腰带上老挂着一串玉器一类小东西,说是老年人佩着,如果跌了跟头不会伤筋动骨的。他不以收藏自居,有得收欢喜、哪怕旧货担子上的,也买。买到以后,就给人看,人家要,特别是一些青年人,几声“孙爷爷”一叫,他就原价转让。他活了90多岁才去世。

季自求,号靖公,晚号俟翁,取“居以俟命”之意。南京水师学堂毕业,曾参加辛亥南通光复活动,后混迹旧军界,担任文职,北伐后去银行工作。1944年逝世时58岁。在北平闲居时,他与鲁迅有过一段“过从极密”的交往。他爱以书画文物自娱,特别喜欢玩赏印石,对印章很有研究,收藏精且富。印章是中国特有的,秦玺,汉印,封泥,明花乳石……玉印、铜印、石印、瓷印、竹根、黄扬……,皇帝印、官印、私印、闲章……,龟纽、螭纽、瓦纽……年代,质地、用途、形制不同,以及石章产地,开产时间不同,都是印章研究、鉴定的内容,因此要准确鉴定一方小小的印章,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季自求所藏精选印章,每方都用南通小缸青土布制作印盒储存,很有气派,他收藏的被他视为最珍贵的是一座好几两重的明代名家雕刻的田黄“太白醉酒”山子。田黄石是一种出自福建寿山的印石,有“一两黄田一两黄金”之说,这种从山上深挖出的石头,黄的叫田黄,白的叫田白,田黄其色有的黄如炒粟,有的黄如鸡油,通体半透明,有隐隐的萝卜纹,经过雕磨,光亮滋润。整块的舍不得锯,就依石刻成山水,人物、名日“田黄山子”。锯成印章,则雕纽为饰。田黄所以昂贵,是因当年康熙朝为庆贺皇帝60大寿,制作黄色御瓷,开采了大量田黄,成粉作釉采,以后就很少了。季自求的这个田黄“太白醉酒”山子的人物雕刻是他20年代在北平花了几百元从“山西客人”(专贩字画金石)手中买来的,一直存在身,手头再拮据也不肯出售。带去菲律宾不久,日寇占领菲岛,他不敢随手携带寄去美国。建国后,其后人托朋友从美国取回,文革前售给了博物馆。 

孙蔚滨名启基,晚号怡庵,孙氏为南通世家,其父是南通近代语言学家,《南通方言疏证》的作者孙伯龙先生,故家中藏书甚富,自然有书画收藏,他是张謇所办技术学校之一——银行专修科的高材生,后在银行界任高级职员多年,亦稍有余蓄,遂以收集书画为业余爱好,常有收获。居沪时,与山水画家吴徽(字待秋)为友,吴画从传统中来,有自家风格,虽非大家,但有相当名望。孙蔚滨收集了好多幅吴待秋山水画的佳作,成为后人研究吴画不可多得的资料。孙蔚滨收集书画常常与众不同,独具慧眼。30年代孙在上海古玩市场购得李晴江一幅六尺梅花长卷,可谓传世精品,那满怀激情的长题,那一气盖了五方的朱红印章,前有吴昌硕四个大字,后有张謇长跋,无不令人赏心悦目。其时时行“四王”吴恽,对两个“文节公”(即戴熙、汤贻芬,是太平天国大军攻克杭州、南京时自杀的殉清王朝的专画山水的官僚)的画推崇备至,而对扬州“八怪”尤其是郑、黄、二李很不以为然,认为他们是老梅派,没有多大价值。孙却毅然买了下来,现在这个李晴江梅花手卷作为国家一级文物保存在南通博物馆内。抗战胜利后不久孙蔚滨在上海张大千作品预展时,以一根“小黄鱼”(五两黄金)购下了无人赏识的一幅山水小横帔,一直挂在他的房间里由自己欣赏,表现了一个收藏家独有的眼光。 

60年前,南通活着的人被载人中国名人大辞典者,只有一位,那就是南通学院农科教授昆虫学家尤其伟。尤其伟字逸农,别号秋槎客。1899年生于南通城一个以文化教育为业的世家。东南大学病虫害系卒业,任南通学院教授19年。解放后不久调广州华南热带林业科研所,1968年10月病逝,留有著作16部,论文300余篇。尤其伟是一个有着多方面爱好的收藏者,但他精于雕刻故特别喜欢治砚,他收藏了不少端石,陈泥、歙石,在他的书橱抽屉中,排列着大大小小的砚坯或旧砚,他能在不大改动原石的形状下,精心地雕刻出一方方令人叫绝的佳砚来,如一方陈泥砚“清泉石上流”,把清代各朝铜钱——顺治、康熙、雍正、乾隆等,巧妙地移刻在砚池四周,有显有隐,有整有缺,毕肖极了。收藏砚石,精心雕逐,使成珍品,自藏移赠,其贡献又在单纯收藏之上,尤逸农谢世已30载,其收藏又成了后来者的收藏的珍品。南通博物苑已将尤治砚作为地方文物和艺术门类列入苑藏珍品。尤其伟还是一位南通早期的邮票收藏者和集邮爱好者。1928年3月,他赴日本作学术旅行,从日本买了大量“切手”(邮票),据后来整理,日本早期邮票只缺两三套。几十年中,他以动植物邮票,特别是昆虫邮票为专题,从国外同行处获得了大量昆虫邮票,按目、属、种整理,有较高的学术价值。遗憾的是,这部邮集在“文革”中散失。

卢心竹名国俊,是市一中的语文教师,毕业于无锡国专。原籍镇江,其祖来通经商,开设卢万昌京广货店,是长桥外的一大店。城里建有一座大宅子,家庭人口颇多,两次分家以后,当宅隔开,归卢心竹所有部分的天井中,植有红薇一株,卢称之为红薇词馆,自号红薇词客。卢心竹于教学之余倾心于书画和各种文玩的收集,但他没有钱,只好“穷戏”——东西再好,哪怕是扬州“八怪”真迹,超过五元,决不问津。这种穷门道收藏,兼收并畜,粗精并存,金石书画,竹木瓷陶,文房四宝,无所不有,其品种数量之多,恐要算南通第一。他最具特色的是木器家具的收藏。桌椅榻几床橱,够得上文物的,要制作精细,木料考究,年份在百年以上,而且需要完整无缺损,既可实用,又能欣赏。卢家祖上虽是商人,但所制仍是椐树、枣木一类普通家具,红木、紫檀、榨针、乌木买不起。卢心竹只好用穷法,打听到哪家有好木器卖,于是卖去椐椅,再添几个钱,买来红木桌……这实在是一种艰苦而有耐心的收藏过程。功夫不负有心人,一进他的客厅,红木、乌木触手皆是,精工制作的家具,摆得错落有致,加四壁书画,几上陈设,使人感到红薇词馆,名不虚传。如卢每天写字作画的大书桌,老红木作框,影趾木作面,长抽屉一式回文红铜拉手。坐椅也是红木的,但为了方便舒服,圆背转动,是仿西洋的清末维新以后的产物,也已百年以上。卢自题“红薇词馆”的大厅,用六扇楠木圆门,把后屋隔开,正中悬挂中堂和对联,下面是一张乌木长条几,花板完整,面样方正(乌木是明代进口木材,乌黑细润,大料做几、橱,小料做筷子)。大厅中间安放一张名日“金鸡独立”的也是红木框,影趾木面的小圆桌。另一张红木圆桌放在房里,西房里有一张“美人榻”,藤心、红木,比较短窄,是供女人卧息的,这个书橱、卧床,不必说是红木的。只有夏天坐的两张嘉庆青花的鼓儿登是瓷的,算是“问点花色”。 

季修甫,原通中语文教师,他的收藏活动始于50年代,积数十年的集藏,不仅藏品丰富,而且见解独到。他酷爱艺术,尤其是书法纂刻,不仅收藏甚富,且精于鉴赏。到文革初,已收集到明、清、民国及新中国各个时代的包括明四家、扬州“八怪”、海上画派等各家字画300多幅,可惜文革中被毁,只有一组扇面(内有郑板桥、李复堂、李方膺等人的作品)的作品被镇江博物馆收藏。90年代开始,季修甫开始去古玩摊上有目的地收藏旧药瓶,初起摊贩们并未介意,后来得知他专收药瓶,凡他要的,故意抬高价格,为了品类齐全,他只好忍痛挨“斩”,多年辛勤寻觅,已收集到各式各样的药瓶200余种,还写下了近20篇的药瓶旧话,堪称收藏之一绝。 南通收藏家除了个别富家子弟如徐赓起是原有家藏起步的,绝大多数是“白手起家”,苦心经营而成的,他们的藏品主要来源于古玩商店,古玩市场,字画掮客,古董贩子(如北方过去的“山西客人”)以及1日货担子。他们的收藏固然出于喜好和赏玩,但也为保存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以及地方文化作出了始料未及的贡献。



录入:20044

阅读:867
打印
上一篇:旧时通州区兴仁天竺山十景
下一篇:南通市历史建筑牌亮相[图]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